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一章 清晨

第一章 清晨

派蒂姨媽真是受夠我了。

昨天晚上她這么對我說。當我準備上床睡覺時,就覺得肚子隱隱作痛,在床上翻來覆去,一整夜都睡不著,所以才爬到屋頂透透氣,看看新鮮的空氣是不是能讓我覺得好一些,可是,痛苦的感覺到現在還 是沒有消失。

不一會兒,賈柏太太從我面前跑了過去。誰曉得一個已經五十歲的老女人居然還 會這么早起,趁著天沒亮時跑步?她先是從我面前跑過去,然后又折回來,在馬路上原地踏步,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我一句話也沒對她說。

她跑上前來,摁了門鈴。我聽見門鈴丁當作響,也聽見她的鞋底兒蹭著前院的石板地所發出的沙沙聲。我的肚子又開始痛了。

沒有人應聲。

幾分鐘后,她又摁了一次門鈴。屋里的燈光乍亮,在草地上投射出一個泛黃的方塊,像是個反轉顛倒的光影。沙沙沙,前門被打開了,派蒂姨媽的聲音打破了清晨的靜謐。

“賈柏太太,有事嗎?”

一陣竊竊私語,接著是派蒂姨媽的抱怨,然后又是一陣交頭接耳。我用胳膊緊緊地抱住膝蓋,不敢輕舉妄動。很快的,賈柏太太又上路了,頭也不回地繼續跑步。

前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我的心就像是一條垂吊著重物的繃緊的線繩,我不喜歡這種感覺。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黝黯的天際透露出粉彩般的朝霞,淡紫色的光束就像是人的手指從云端里伸出來。我抖擻起精神,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這些出現在天空中的“手指”逐漸地消逝了,最后被東升的旭日完全吞噬。

然后,精彩的時刻到來了。

橙紅色的光暈浮現在空中,顏色深而強烈,就連我的心也幾乎要被這道猛烈的光穿透擊碎。漸漸的,我看得越來越清楚,但是因為實在太熱也太刺眼,所以只能注視光暈的邊緣。即使在我移開目光,將視線轉到四周的暗淡中時,這鮮明的色彩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中,并在我的血液里澎湃翻涌。它已經被我吸收了。

此時,鄰居們也紛紛醒來。不遠處響起了一陣電話鈴聲,可能就是派蒂姨媽的電話。兩輛小卡車從松林中躥出,朝著賈柏太太慢跑的方向行進。一只狗汪汪地叫著。隔壁的畢多太太放出她養的貓,后門生銹的彈簧先是發出嘎嘎的聲響,隨即被重重地關上。我聽見一個鬧鐘在放聲大叫,另一個舊式的掛鐘也不甘示弱,當當地回應著。

前門又倏地被打開了!稗崩,你在那里干什么?”

看日出啊,我心里這么想。

只不過是爬到屋頂上看日出,這是我所能做的解釋。

“我知道小妹也和你在一塊兒!甭犈傻僖虌尩目跉,仿佛我有一個天大的秘密。小妹是在這里沒錯,因為她是我的小跟班,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

“薇拉,你是不是在故意裝聾作啞,根本沒把我的話聽進去?”

沒有人敢對派蒂姨媽裝聾作啞或視而不見,這才是一件真正麻煩的事。她的聲音實在太特別了,你根本不可能忽略她的存在。

我脫掉涼 鞋,讓腳貼在屋瓦上,這樣一來,才不至于一下子滑下去。小妹也光著兩只腳丫子。我緩緩地往前移動,感覺屋頂好像被灑滿了粗鹽,有許多粗糙的顆粒一直在摩挲著我的短褲和皮膚。我通常不喜歡太靠近屋頂的邊緣,因為我知道自己將會看到些什么,然而現在,我卻正在這么做。

我俯身向下探望,派蒂姨媽也正仰起頭向上看,頭發上還 纏綁著發卷。她矮矮胖胖的,穿著棕色的絨布浴袍,看起來非常笨拙。從兩層半樓的高度向下看,她的臉有如一塊渾圓的大樹樁。

當派蒂姨媽瞥見我的第一眼時,她一臉的惱怒頓時化為驚慌的神情,她高高地舉起手,像是在風中擺動的粗短的樹枝,不停地揮舞著!安灰獎,給我乖乖待在那里!”她吃驚地尖叫著。

我照辦。

其實,我只不過是想要移到一處可以看見她的地方而已,要不是她不肯穿著拖鞋踏進前院,我也不必坐得離屋檐那么近,因為她害怕自己如果一腳踏進濕漉漉的草坪,地上的蜒蚰會吸住她的腳。她是對的,這種情況難免會發生,派蒂姨媽的草坪上的確有不少可怕的蜒蚰,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 沒聽說過有人因為被蜒蚰吸住而丟了性命。

接下來,她表現出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樣!澳悴豢梢栽傧蚯翱拷,要不然就會掉進院子里,摔得頭破血流!

小妹亦步亦趨地跟在我身邊,慢慢地向前滑,甚至還 略略超過我一些,現在,她已經完全可以看清楚那個不斷對我們尖叫的派蒂姨媽了,而派蒂姨媽也因此更加激動。

我緊抓著小妹的睡袍,以防萬一。然而,她已經走到盡頭,無法再向前移動了。我們曾經像這樣沖下一個比這里還 要陡峭的山坡,感覺十分有趣。盡管我們已經非?拷蓍,可是卻一點兒都不害怕,就連我的肚子也不再像剛才那么痛了,仿佛這座屋頂就是一只正在打滾兒的大狗,在翻滾中隨時會把我們當作跳蚤彈出去。

“小妹,”派蒂姨媽開始用甜言蜜語哄她,“乖,小妹,你會聽我的話,對不對?”

這番話對小妹一點兒用處也沒有,因為她只聽我的話,而且,小妹根本就不講話,她曾經說過話,但是現在卻不再開口了。

【第一篇】【回目錄】 【下一篇】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