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四章 諸事不宜

第四章 諸事不宜

在派蒂姨媽家必須習慣許多事。比如這里沒有人使用前門,我們都必須從車庫里繞進廚房的后門,這是派蒂姨媽牢不可破的規矩。有一回,一位雜志推銷員毫不知情地走到前門,派蒂姨媽根本連門都不開,就直接讓他繞進來。派蒂姨媽推開窗子,敲打玻璃,試圖引起他的注意,然后伸手指著車庫的方向。但是那位老兄完全沒弄懂她的意思,最后逼得派蒂姨媽只好穿過廚房,走出車庫,到前門的車道上告訴那名推銷員,必須從車庫的后門進去,如此一來,她心愛的地毯才不會被踩臟。但是,她終究還 是沒有訂任何雜志,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讓那位推銷員進屋。

屋里地毯上鋪著一些塑料墊子,那是我們唯一能夠踏腳的地方,當然,通往前門的那一長條塑料墊,自然是干干凈凈的。老實說,屋子里的地毯還 有許多角落完全沒有被人踩過,再加上派蒂姨媽又不養寵物,所以地毯根本不可能臟到哪里去。

還 有,廚房里的收音機總是一天到晚響個不停,我不曉得派蒂姨媽是不是真的在聽,我想,她大概只是習慣房子里必須有些聲音吧。不管電臺播放什么節目,不管派蒂姨媽在家還 是外出,也不管霍伯姨丈有沒有在客廳里看電視,派蒂姨媽那臺放在廚房角落里的收音機都會不停地響著。我經過好一段時間才逐漸習慣這件事,反正我是聽而不聞,管它在播些什么呢。

此外,派蒂姨媽還 定下一大堆規矩:除了廚房以外,不可以在任何一個房間里吃東西,餐廳只是擺著好看的;一旦鋪好床后,就不容許床上再出現屁股坐過的痕跡;我們不可以隨便亂動桌上的擺設?偠灾,凡是放在桌上的東西都碰不得,你也知道的,東西一碰就會留下指紋。這些規定非常嚴格、清楚,但是就像我剛才所說的,慢慢習慣就好了,只不過誤會還 是難免會發生的。

剛來到這里不久,我們很快就知道爽身粉不能亂用。

“并不是我不讓你們用!迸傻僖虌尩穆曇糇阋詫⑺矸鄞瞪⒅量罩,四處飛揚。

“我們是不是用得太多了?”我緊張地問,爽身粉很貴,這我知道。

“不,不,親愛的!迸傻僖虌尲鈪柕恼Z調中摻雜著些許溫柔,害怕讓我們因此覺得受到傷害,“可是,當我在用的時候,不會把它弄得到處都是,如此而已。你看,現在地板上也是,馬桶蓋上也有!

她實在是明察秋毫。

派蒂姨媽在樓梯的拐角處擺了一只窄窄的小櫥柜,有透明的玻璃門,里面隔了六層架子,放的全都是派蒂姨媽所收藏的“喜姆娃娃”。喜姆娃娃是一種小瓷偶,這些小孩不是在雨天里打著傘,就是彎腰和小狗玩耍,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一個在蕩秋千的小女孩。

小妹很快就對那些精巧可愛的喜姆娃娃心醉神迷,每次上下樓梯的時候,都不忘趁機好好兒地看看它們。但是,她已經知道派蒂姨媽所定下的“桌面規矩”,所以,我理所當然地認為她不會去開那扇櫥柜的玻璃門,甚至連她在什么時候偷偷打開過,也毫不知情。第一次發現事有蹊蹺,是有一回見到派蒂姨媽一邊發出如母雞下蛋般的格格聲響,一邊踏著沉重的腳步上樓的時候,我看見她突然呆站在小櫥柜前,愣愣地注視著櫥柜里的小東西,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我剛才提過的母雞。接著,她把手放在褲子上抹了抹,然后就伸手打開櫥柜的玻璃門。

當時,小妹正在樓梯口處的地毯上玩兒小木球,那種小球不會彈跳,因此,她便以拋擲的方式玩耍。小妹接球的功夫實在不怎么樣,可是只要一漏接,她都會立刻把地上的球撿起來。她非常專注地玩兒著自己的小木球,完全沒有注意站在櫥柜前的派蒂姨媽,而我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決定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所有的喜姆娃娃似乎都被動過了,不僅被重新排列,連彼此的組合都改變了,因為那個和小狗玩耍的小男生,原本和另一個吹哨子的小男孩擺在一起,而且旁邊還 應有一個正打算加入他們的套繩索的男孩。櫥柜里每一組瓷偶的擺設,看起來都像是一個個友善的小團體,或是像家人般的圍在一起,又像是在彼此交談、竊竊私語。每一個小瓷偶,都有派蒂姨媽為它設定的位置。

派蒂姨媽開始重新將這些瓷偶歸位,然而,當她擺好了其中的三四個以后,不曉得為什么又改變心意,把那些瓷偶又放回到原來的位置。她關上櫥柜的玻璃門,帶著有急事要處理的表情,迅速回到椅子上坐定,翻閱著手中的雜志,裝得像沒事人一樣,不過如果沖得那么快也能叫沒事的話。

對了,還 有蠑螈事件。

在派蒂姨媽家后面,隔著馬路有一片樹林,林子里有許多紅棕色的小蠑螈。我們家附近沒有幾棵樹,所以,如果你想捉蠑螈,就非得到池塘旁邊的爛泥灘里去扒去找,若是幸運的話,可能會找到一兩只。然而,在派蒂姨媽家里就完全不必那么辛苦了,因為當我們來到這里的第一個下雨天,就有了一項重大的發現。

這場雨帶來了數百只蠑螈,它們或是停在草地和車道上,或是匍匐地穿越前院,放眼所見,到處都可以看到四處漫游的蠑螈,像一個個小巧的玩具般的抬腿行進,真是令人驚訝。只不過在下午兩點的時候,派蒂姨媽的眼睛絕對不會離開電視中的肥皂劇,自然也就不會多加注意。

“薇拉,薇拉,快來這里,告訴我,這個男孩的頭發該不會是染的吧?你看見那些深色的發根了嗎?要不然,這根本就是我的幻覺?如果大家都不愿意保留自己原來的發色,豈不天下大亂了嗎?”

在我們一致決定那個男孩的頭發可能是陽光反射的結果以后,派蒂姨媽便開始絮絮叨叨地向我介紹那出肥皂劇里的每一個角色和他們彼此之間的關系,如誰先和誰結婚等等。聽起來十分有趣,因此,派蒂姨媽和我都沒有注意后門究竟是開是關。盡管我記得它常常被開開關關,可是直到肥皂劇結束,當我和派蒂姨媽正打算到廚房去倒杯牛奶拿些餅干的時候,才赫然發現小妹正在搜集她的收藏品。

“我要倒一杯冰茶,然后和你們一起吃點心!迸傻僖虌屒耙幻腌娺 興致勃勃,但是,“!”她突然大叫起來,“啊——”

我火速地跑進廚房,發現派蒂姨媽撐直雙臂,呆愣愣地站在水槽前,仿佛還 沒來得及回神考慮自己是該繼續站在原地,還 是趕緊拔腿跑開。因為,在派蒂姨媽的水槽里爬了滿滿的蠑螈,我猜至少有三四十只那么多。

恰巧,小妹就專在這個時候從后門走了進來,她全身都濕透了,臉頰上沾滿泥巴,腳踝上還 粘著一只蜒蚰,她看起來神采飛揚,和這幾個月來的模樣相比,完全判若兩人。她呆若木雞地看著派蒂姨媽一臉驚愕的表情,一只手握著門把兒,而另一只手則是將兩三只蠑螈摁撫在她的胸前。

“我的老天爺!”派蒂姨媽咆哮起來,“我現在該怎么辦才好?”

其實很簡單,沒有人告訴小妹應該要放走那些蠑螈,她就自動地轉過身走出去。我拿起一只鋁質的派盤,一次在盤里裝滿十只蠑螈,把它們丟到屋外去,當然,它們會極力地想要爬出派盤,但是在離開廚房以前,最后還 是都會被我逮回來。蠑螈實在很難抓,不過,若是和派蒂姨媽在事后拼命用清潔劑刷洗水槽和地板相比較,那就沒什么了不起了。

我在屋外找到了一個廢棄不用的大垃圾桶蓋,我們在里面墊上樹葉,裝了些水,然后小妹便將她的蠑螈放進這個臨時的小水塘中。當時,我有一種感覺,她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這樣可能不會惹麻煩。

【上一篇】:第五章 壓不碎的堅果【回目錄】 【下一篇】:第三章 惱人的派蒂姨媽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