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五章 壓不碎的堅果

第五章 壓不碎的堅果

我眺望著整個鄉間景致,仿佛自己正盡情地享受著眼前的美景。派蒂姨媽已經靜靜地思索了三四分鐘,這短短的幾分鐘對我來說,倒是難得的片刻寧靜。

“你媽媽如果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鐵定會殺了我!迸傻僖虌層珠_始沖著屋頂喊叫,她明知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媽媽連一只蟲子都不敢踩。我沒理她,只顧放眼望著那些位于樹林后面的小木屋!耙撬懒,一定會覺得羞死了!迸傻僖虌尷^續念叨著。

小妹可能把姨媽的話當真了,因為她突然向前爬了幾步,低頭看著派蒂姨媽。畢多太太被小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隨即伸出手來揪住自己的衣領。我也嚇了一跳,所以又緊緊地拉住小妹的睡袍。

只有派蒂姨媽什么也沒瞧見,她連頭都沒抬,只顧著向一旁張望!斑@個孩子就像水泥一樣固執!彼哉Z,不過,我和畢多太太都聽見了。

“她才不像你說的那么壞!碑叾嗵梦⑽l顫的語調說,生怕一不小心又嚇到小妹。

“她就是那么壞,像我媽媽所說的那種壓不碎的堅果!迸傻僖虌屨f,“我媽媽對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可都清楚得很呢!

接著,她又繼續說道:“我大概得打個電話給警長了!彼龑⒆约旱碾p臂交叉在胸前,每當她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的時候,總是會做這個動作。我的肚子又開始出現那種可怕的感覺了,就像自己即將大難臨頭似的。小妹慢慢地爬回我身邊,和我并肩坐在一起。

“那個主意差勁透了,”畢多太太說,“他只會打電話給消防隊!

“嗯,那我自己給消防隊打!迸傻僖虌尩拇笮馗S著她的喘息上下起伏著。這會兒,她雙手叉腰,拳頭正好靠在兩側臀部所推擠出的兩座“假山”上。我真希望派蒂姨媽不要用這種口氣和我們說話,因為小妹已經非常怕她了,現在,她可能永遠都不敢爬下去了。

“你有沒有聽見我在講話啊,薇拉?”派蒂姨媽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教堂里的長椅一樣硬邦邦的,“我要打電話給消防隊了,他們會像從樹上抓貓一樣,把你們兩個給揪下來!

“如果你敢打,我就跳下去!蔽艺f,在此同時,我緊緊地拉住小妹的手臂,把她微微地向后拉。我不想讓小妹把我的話當真,但是,當我看見派蒂姨媽的臉上出現了那種在花園看見蛇的時候所裝出來的冷靜表情時,也跟著松了一口氣,她似乎覺得自己只要假裝冷靜,就真的會冷靜下來。

她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繼續說道:“消防隊可能會把這件事通報給政府當局,到時候他們就會派人逮捕我,你們想害我進監牢嗎,薇拉?”

我又向后退了一些,以免自己被瞧見,小妹也效仿我,跟著我一起后退!稗崩?”派蒂姨媽停了一會兒,“薇拉,你們回到屋里了嗎?”

又過了一會兒,她走進屋里,腳上的拖鞋啪啪啪地拍打著她的腳底!盎舨,我聽見她在叫姨丈,然后,四下一片靜謐。

“我知道你們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畢多太太以慣有的溫柔語調說,她點點頭,甚至還 笑了笑!俺悄銈冏约涸敢,否則你們絕對不會下來,對不對?”看畢多太太的神情,仿佛是在等待我們的答案。

如果我回答“沒錯,就是這樣”,聽起來就顯得太失禮了,最保險的做法還 是以點頭示意。接著,我決定以點頭或搖頭來回答所有的問題。畢多太太一時間還 無法領會我的意思,于是又繼續問道:“你們不是故意要氣派蒂的,對不對?”

我搖搖頭,我們完全沒有那個意思。

“那就好,”聽畢多太太的口氣,好像是在和乖女孩們說話,“我知道她和你們的媽媽不太一樣,但是,你們派蒂姨媽已經盡力了!甭犚娺@句話,我的眼淚差點兒奪眶而出。

在這里,幾乎沒有一件事讓人覺得順心。我多么希望每天早晨醒來以后,睜開眼睛就可以看見自己房間里那種畫滿小蘭花和粉色小玫瑰的壁紙,可是派蒂姨媽討厭壁紙,甚至連浴室里也不貼,她說壁紙后面容易發霉。我希望這里可以像媽媽的廚房一樣安靜,只聽得見搖晃玉米片盒子的沙沙聲、濾咖啡的聲音和媽媽翻閱報紙的聲音。但是派蒂姨媽偏偏完全不碰報紙,因為她說報紙上的油墨會弄臟她的手。她還 整天開著收音機不肯關。

我希望媽媽在睡覺前可以為我們念一個小時的故事書,而我們可以像夏天曬太陽的鱷魚一樣疊在一起,這樣每個人才都可以順利地看到圖片。不過派蒂姨媽通常在晚餐以后就累得不想動了,除了癱在沙發上看電視以外,她絕對不再做其他的事,甚至連睡覺的時間還 沒到,就匆匆忙忙地親吻我們的額頭,把我們趕上床去。我要媽媽,我們都很擔心她自己一個人是否睡得安穩,擔心她自己一個人吃得好不好,我們實在非常想念她。

我又聽見派蒂姨媽不耐煩地催促著霍伯姨丈起床,她要姨丈到屋外來命令我們下來,或者是請求我們下來,反正,只要可以達到目的,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行。我心中的憂傷和沮喪頓時轉變成一種近乎發狂的憤怒,我不想下去了,我要一直待在這里,直到世界末日降臨。

霍伯姨丈蹣跚地走出來,他的身上仍然穿著那套藍白條紋相間的睡衣,從屋頂上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兩只腳從那件像雨衣般的睡褲里伸出來;舨陶梢欢]有穿睡袍。平常他絕對不會衣冠不整地走出臥房,因為每天早上他都會將自己穿戴整齊以后,才走出房間的大門。

“在那里!迸傻僖虌尯芸斓厣斐鲆桓种钢钢覀,然后又很快地縮回去,繼續擺出雙手在胸前交叉的姿勢。

霍伯姨丈一言不發地看著我們,他并沒有生氣,臉上也沒有絲毫的難色,他的眼神看起來就像是在玩兒填字游戲想不出答案時那樣充滿疑惑。

又有一位住在附近的女士——提絲莉太太——走了過來,當她瞧見我們在屋頂上時,突然停住了腳步,她總是表現出一副不可一世的輕蔑神情。她伸手向畢多太太比劃了一下,好像是在對她說:“到這里來,我有話要問你!碑叾嗵珜λc頭示意,但沒理睬她,于是提絲莉太太便拐過彎,沿著街道,穿越大馬路走了過來。

“霍伯,”派蒂姨媽又開始發起牢騷來了,霍伯姨丈索性就將自己的一只胳膊搭靠在派蒂姨媽的肩膀上。

霍伯姨丈有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特質,他的眼神中有一種獨特的溫柔——也許是因為眼鏡的關系,但我并不那么認為——讓人忍不住地想要對他掏心挖肺,將所有的心事向他傾吐。這并不表示你可以從他那里獲得所有問題的答案,當然,如果是數學方面的問題就另當別論了。然而,當霍伯姨丈同意“你所面臨的問題的確非常嚴重”,或是抿著下唇對你說“這實在是個棘手的問題”時,你就會覺得一陣舒坦,猶如心中一塊大石頭突然落了地似的。因此,我能夠明白他將手臂搭靠在姨媽肩膀上的用意。

提絲莉太太的腳步輕盈,仿佛是順道過來和畢多太太打聲招呼,也仿佛是刻意對我們視而不見。提絲莉太太站在畢多太太的身旁,看起來就像是一只高傲的長頸鹿,她沒有開口說話,只是以看熱鬧的眼神盯著我們。

“有沒有看見破掉的?”每當派蒂姨媽打算滿足別人看好戲的心態時,總是會故意提高嗓門兒。我不明白她在說什么,所以就俯身低頭看著她!拔萃呃,”她說,“有沒有破掉的?”

一時間,許多念頭如排山倒海般灌進我的腦袋里。原來,派蒂姨媽是想讓提絲莉太太以為我和小妹是在幫她檢查屋頂上的瓦片,一定是霍伯姨丈那只搭靠在她肩上的手臂,才會讓她有十足的勇氣這般裝模作樣。我不是有意要讓派蒂姨媽難堪,我只是想要一個人在這里靜一靜,不想受到任何人的注意,就連小妹也不例外。

當小妹跟著我一起爬上來的時候,我就應該知道這么做勢必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不僅是派蒂姨媽、賈柏太太,還 有其他經過這里的每一個人。我沒有三思而行,完全憑感覺行事,結果現在事情好像演變得有點兒失控了。

“薇拉?”派蒂姨媽又在叫嚷。

“還 沒,”我的聲音有些干澀,必須先清清喉嚨再繼續說話,“還 沒有看見破的,可是這里的屋瓦實在多得不得了!

“好吧,檢查仔細一點兒!迸傻僖虌屨f,接著,她便轉過頭去,“早啊,提絲莉太太,我們可都是一群早起的鳥兒!”

“你該不是想要告訴我,是你要這兩個小女孩爬到屋頂上去的,派蒂·霍伯森?”

“我什么也不會告訴你,提絲莉太太!迸傻僖虌屨f。在面對這種無聊的交談時,粗魯一點兒也無妨,我一點兒都不會同情提絲莉太太。我想可能是波特太太打電話給她,要她過來看看小妹和我到底在屋頂上做什么。

霍伯姨丈清清嗓子,開口說道:“這兩個小女孩太全神貫注了,所以我想或許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去吃一點兒松餅,對不對,胖餃子?”

“松餅?”派蒂姨媽一臉詫異,“哦,對了,松餅,快進來吧,我來做一些松餅!闭f著,她便由著霍伯姨丈拉她回到屋里去,臨走前她還 焦慮地看了我們一眼。

“這么早要上哪兒去啊,海倫?”畢多太太問提絲莉太太。

“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隨便散散步、走走路,有益身體健康!

“嗯,是嗎?我不知道有多久沒去散步了!碑叾嗵f,“哦,對了,回家前別忘了順路到我家來吃點兒野莓和小蛋糕!

“好啊,我看我先吃再去散步好了!碧峤z莉太太像個小女孩似的咯咯地笑著。我坐直身子,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提絲莉太太也會笑。在畢多太太轉身離去前,她還 對我眨了眨眼。

小妹和我看著這兩個老女人信步穿越畢多太太的草坪,她們的語調高亢而充滿熱情,頓時我才明白,她們其實是朋友。

【上一篇】:第六章 朋友止步【回目錄】 【下一篇】:第四章 諸事不宜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