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七章 寶寶死后

第七章 寶寶死后

寶寶死后,我們度日如年。喪禮是一筆不小的開銷,連續幾個禮拜的各種煩雜瑣事都會讓你筋疲力盡,到最后逼得你除了那些一定得做的事以外,什么都不想做。

我們并不在意床是否鋪得整齊,或是衣服有沒有清洗,而且不到櫥柜里沒有干凈的碗盤可用時,我們絕不動手洗碗。吃的東西從院子里順手采摘,要不就是去儲藏室里翻箱倒柜,不管是鮪魚還 是維也納香腸罐頭,都可以拿來充饑,而家里養的母雞則提供給我們新鮮的雞蛋。我們也不在意是否按時吃早餐、中餐或晚餐,反正只要肚子餓了,我們就會找東西填飽它。

媽媽親手繪制每一張答謝卡,這項工作占據了她絕大多數的時間。我們沒有明確的作息表,但是只要日出或日落的時刻,我們都會自動放下手邊的工作,因為媽媽會對我們說:“走,我們到外頭去,靜靜地看太陽在天空作畫!辈还苁亲谇霸哼 是后院,我們都會緊緊地靠在一起,即使當時的日子并不好過,至少這些時光還 算美好,只是小妹始終不肯開口說話。

一天晚上,空氣中彌漫著仲夏的涼 意,當我們穿妥睡衣以后,媽媽為我們沖了熱可可,接著,我們便全都窩在同一張床上,準備等待日出。自從寶寶死后,我們就一直睡在一起,這樣還 不太寂寞。

媽媽說了一則故事,她說寶寶會在一些非常重要的時刻看見天使,這些天使不但會讓寶寶接近他們,而且因為太愛寶寶的緣故,所以舍不得將她送回來。媽媽還 說,有一天我們都會再見到寶寶,不會太快,但是也不會讓我們等到老態龍鐘,在這段時間里,我們還 需要彼此做伴。寶寶有天使,而我們有彼此。

至于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我就記不得了,我甚至不曉得自己是怎么睡著的。后來,當我們醒來以后,就聽見派蒂姨媽的慘叫聲!斑@是怎么回事?”她說話的語調仿佛是有墨水污漬滴到她的餐巾上似的,“諾琳,你是怎么搞的?”

媽媽使勁地用胳膊肘撐起自己的身體,兩眼怔怔地看著派蒂姨媽,慢慢地在床上坐直了!芭傻,有什么問題嗎?”

“我才要問你呢!

“我們只是小睡一下!眿寢屢荒樌Щ蟮鼗卮。

“現在可是大白天哪!

“沒錯,大家不都是在白天小睡片刻嗎?”

“只有小孩需要睡個午覺,”派蒂姨媽說,“這個時候,像我們這種成年女人應該看肥皂劇或燙衣服。喲,那是什么味道?”

“松節油,”媽媽回答,雖然她明白派蒂姨媽早就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我在畫畫兒!

“你在畫畫兒?”只要派蒂姨媽開始不斷重復你所說的話時,就表示你要倒大霉了。派蒂姨媽對于事情的正確做法,總有她一套特別的見解。

“我要你們把睡衣脫掉,”她對我們說,“把衣服換好!

我和小妹趕緊爬下床。我們甚至都沒有問派蒂姨媽,她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又是如何在我們毫無覺察的情況下,以迅雷般的速度橫越半個州,跑到我們家里。沒人敢問,包括媽媽在內。

當然,我們也絕對不敢有讓她滾出去的念頭。派蒂姨媽是媽媽的姐姐,所以媽媽總是對她言聽計從,不管派蒂姨媽說什么,都不太可能有商量的余地。

讓我疑惑不解的是,媽媽從來就沒有把我們的處境向派蒂姨媽透露半個字,她沒有告訴派蒂姨媽我們有多窮困,也沒有讓她知道我們有多疲倦,尤其是媽媽,有時 候甚至連握畫筆的手都會微微顫抖。

剛穿好衣服,派蒂姨媽便讓我們到屋外去玩兒,“你們這些女孩實在需要呼吸一些新鮮的空氣,”她說,“這整個地方都需要新鮮的空氣!彼_始把窗戶一扇扇地推開。

一旦派蒂姨媽的腦袋里出現了某種想法,她就會盛氣凌人地強迫大家遵照她的指示去做,因此,最好的方法便是趕緊逃之天天。我和小妹火速奪門而出,在一處可以清楚地聽見媽媽和派蒂姨媽交談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真不敢相信你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派蒂姨媽開始訓話了,“瘦得像皮包骨一樣。還 有,你看看自己的頭發,是不是有一個禮拜沒梳了?你有沒有洗澡啊,諾琳?孩子們也都是營養不良的模樣,她們有沒有好好兒地吃飯?”

如果有機會,媽媽一定可以插嘴解釋,可是她完全沒有機會。

“這間房子看起來就像是臺風過境,大概得花上四個星期天才能夠讓它恢復原狀。你難道想把社工人員引來,然后讓他們把孩子帶走嗎?他們一定會這么做,因為這些社工人員完全沒有側隱之心,這一點我清楚得很。在霍伯的學校就有一個時運不濟、家貧落魄的女人,經常被社工人員找麻煩!

“唉,派蒂,你不了解!蔽宜闪丝跉,媽媽終于有說話的機會了,盡管聲音很小,可我一點兒都不介意。

“我了解,”派蒂姨媽的聲音比較柔和了,“快,去浴室把自己整理一下,把那些指甲縫里的藍色顏料清洗干凈,我要帶那些女孩們到城里去買些吃的,等我們回來以后,再好好兒地為她們做一頓像樣的飯!

接下來,我們完全聽憑派蒂姨媽擺布。擦灰塵、拖地、洗碗盤,其實根本用不著花上四個星期天就可以讓一切恢復原狀。然而,當我們把所有的清潔工作都做完以后,全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就連那天晚上我和小妹一起擠進媽媽的床時,派蒂姨媽也沒有力氣嘮叨了,因為她自己也在我的床上倒頭就睡。

派蒂姨媽并沒有馬上把我們帶走。媽媽在我們打掃房子的那一天就開始覺得不舒服。第二天早上,她就躺在床上起不來了。然后,她開始不停地哭泣,甚至當她只是靜靜地躺著,一言不發的時候,淚水還 是會簌簌地從眼眶里流出來,流到她的耳朵上。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

當媽媽恢復元氣以后,派蒂姨媽又花了兩天的時間,為媽媽找來一輛二手車,讓她轉移注意力,媽媽試著拒絕,但是派蒂姨媽的意念難以動搖!拔液鼙,不過,我們早就該這么做!彼恼Z氣非常堅定。

即使當派蒂姨媽沒有四處試車的時候,她也會在家里除草,修理漏水的蓮蓬頭,換掉已經壽終正寢的燈管,或是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來劈柴,以備冬天所需,她說,反正冬天就快來了。

“木柴需要完全干透才行!碑攱寢屨f現在劈柴還 太早的時候,派蒂姨媽就用這句話來說她。

“派蒂,你所做的一切,我永遠也報答不了!边@句話媽媽說了不止一次。

“你別以為自己不需要努力!迸傻僖虌尶偸沁@么回答,而且如果她發現媽媽沒有繼續回話,就會滔滔不絕地講下去。

派蒂姨媽讓我們的生活重新步入正軌,也就是說,我和小妹必須在天黑的時候就上床睡覺,當我睡不著時,就會靜靜地躺在床上,聽著媽媽和派蒂姨媽說話。

“我早就該想到,”媽媽總是一再地說,“我早該帶她去看醫生的!

“這種事誰都可能會碰到!迸傻僖虌尶偸菚@么回答。

接著,媽媽就會開始哭泣,我也是。我不曉得派蒂姨媽為什么要一直對媽媽說那些話,為什么就不能像米莉一樣對媽媽說,這么做也無法改變什么,因為就連醫生也這樣認為。

“我要帶這兩個女孩回去和我住一陣子!庇幸惶焱砩吓傻僖虌屨f。

“哦,不,派蒂,我必須把女兒留在我的身邊,我要好好兒地保護她們!

“什么?你說什么?”

媽媽用一種低沉的語調說:“我沒有辦法擺脫這種感覺,沒有辦法不想寶寶。我在照顧她的時候一定不夠專心,一定是分神在想其他的事……”

“諾琳,你哪兒來的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派蒂姨媽說,“你現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況且我只是希望情況可以有點兒改變!

“歐,派蒂,”媽媽又開始哭了,“你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

就在派蒂姨媽要帶走我們的那一天,小妹一直試圖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聲音,她緊緊地抱住媽媽,雖然沒有出聲,但是嘴唇卻不停地打戰,我當時以為,聲音隨時可能從她的嘴巴里蹦出來。

“歐,派蒂,這實在不是個好主意!眿寢屢簿o緊地抱著我和小妹。

“這樣比較好,”派蒂姨媽一邊說一邊拉開小妹那雙攀附著媽媽的手,“這是唯一的辦法。事實上,你現在根本沒有能力照顧好身邊的人,你自己也很清楚,諾琳,你不可以再消沉下去了。你放心,孩子們和我在一起會很好的,對不對,薇拉?”

我沒有應聲。

當車子開動時,我回頭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而已,因為我實在不忍心看著媽媽一個人孤單落寞地站在院子里。

【上一篇】:第八章 參觀地道【回目錄】 【下一篇】:第六章 朋友止步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