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八章 參觀地道

第八章 參觀地道

在遇到莉絲之后的某一天,我和小妹又在相同的時間到鎮上去買冰淇淋,當然,這一次我們又和她不期而遇了。

“我在藥房兼差,”當我還 在懷疑她是否總會在相同的時間出現在這里時,她已經先開口解釋了,“我舅媽在做液體儲存器,我負責幫她洗玻璃瓶。你們要去買冰淇淋嗎?”

“沒有什么特別要買的!蔽一卮。

“想不想去參觀我們的地道?”我不曉得她在說什么,但是我也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很無知。當我還 在思索她所說的是不是和制藥有關的東西時,她馬上又補了一句,“不會很遠的!

我點點頭,小妹也隨即跟上我們的腳步。

我們頂著太陽,跟著莉絲翻過一座小山丘,走上那條她所說的捷徑。大約走了十分鐘以后.我就已經找不到回派蒂姨媽家的路了,之所以會如此,多半是因為莉絲一直在樹林里鉆來鉆去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她從不給人在半路上發問的時間。

“這一帶的松樹林到處都有男孩們挖的坑洞,”她說,“有些坑洞被石塊或木板蓋著,里面藏著一些東西,可能是一個報廢卡車的輪胎,或是我姨媽丟掉的指甲油。老實說,那瓶指甲油的顏色還 不錯,但是如果涂在腳指甲上,深藍色看起來可能就有點兒怪了。我不知道那些男孩們藏它做什么,我是指我那些弟弟啦。他們還 在其中的一個坑洞里藏了一只死鳥,因為他們想看看它變成一堆小白骨的模樣。當然,他們已經看過一次,小鳥還 沒變成白骨,他們就不想再看第二次了!

我們在那九間成排并列的小平房后面停了下來,這時我才明白,我們已經穿過派蒂姨媽門前的那條街道了,同時也讓我解除了心中原有的一些謎團。那些小平房都有前后門,而且很明顯,芬格絲家的人都只使用后門。

事實上,我一直以為的房子的前面其實是后面,在我誤以為是后面的每一扇門前都有一個小門廊,這些門廊打掃得非常干凈,就像廚房一樣;靴子和鞋子都整齊地靠墻排列,夾克和帽子也都掛在門與窗戶之間的掛鉤上。其中一扇門前擺著一只木箱,看起來很像玩具箱,而另一扇門前則擺著一張搖椅。

小妹不愿錯過任何一樣東西,興奮地指著每一件令她感興趣的物品,像是那只木箱,還 有一雙黃色的雨鞋!拔抑懒!蔽仪那牡貙λf,我不想讓她覺得必須刻意隱藏自己的好奇心,但也不想因此讓莉絲感覺受到傷害。

莉絲領著我們直接走進屋旁一個從地面上隆起的坑洞,我說的不是那種土撥鼠所挖的坑洞,而是一種大得可以讓腳踏車騎進去的洞穴。它的每一側都用木棍支撐著,里面漆黑一片,看起來像是一座年代久遠的礦坑,陳舊得仿佛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我這輩子從未見過類似的地方,或許有,那也只不過是在圖片上。

莉絲一腳踏了進去,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由于她走得太快,讓我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跟得上她,可是在小妹的面前,我又不能面露驚恐之色,只能讓她緊緊地拉著我的手。

我們幾乎必須馬上蹲下來,然后坐著用屁股向前滑行推進,不是因為我們站不起來,而是因為這個向下的陡坡實在太陡,只能快跑,沒辦法走,但是在一片漆黑之中,我實在不敢快速奔跑。盡管如此,這種前進方式還 是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至少在我還 沒來得及改變主意以前,就拐過一個彎,進入更深的黑暗中。

突然里面有了光亮。

我和小妹突然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四周是泥墻的房間里,我們拍打著短褲上的泥巴。這里有三張絨格布座椅,看起來就像是霍伯姨丈那把椅子的親戚,其中有一把椅子特別小,大概只有幾歲的小孩才坐得下。旁邊則擺了一個木凳充當桌子,上面有一支燃掉一半的蠟燭和一個立著的手電筒。

在黯淡的光線下,依稀可以辨認出幾把彎柄的湯匙散落在一面墻邊,除此之外,還 有兩把園藝用的泥刀,一把斷了的刀子以及一輛玩具卡車。一把尖頭的短柄鐵鏟靠在墻角處,旁邊還 擺了兩個凹凸不平的鐵桶和一個把手殘破的小塑料桶!澳阕约和诘?”我問。

“我和弟弟們一起挖的,”莉絲說,“很干凈,對不對?”

小妹伸出手,輕輕地觸摸著泥墻,我也跟著摸摸。泥墻并不像地板那么干燥、堅硬和冰冷,但在他們最后挖鑿的地方,感覺好像更冷一些。

“那是我賴瑞舅舅從軍隊里帶出來的鐵鏟!崩蚪z拿起那把鐵鏟對我說,“他曾經打過越戰。他說在那里,每個人都必須挖這樣的壕溝地道,就像土撥鼠的洞穴一樣,這些地道會通往相連的房間。我的另一位舅舅麥克,在支撐地道的工作上也幫了我們不少忙,”她伸手撫摸著那些支撐地道的木樁,“他曾經做過礦工,這種事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了!

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看清楚這個地底下的房間,它實際上比我剛才第一眼看見時的感覺還 大,像個神秘的地窖。當莉絲滔滔不絕地告訴我有關這個地道的一切時,我仿佛聽見派蒂姨媽的聲音在我的腦海中回蕩。然而,不一會兒,我的心思又被莉絲的話抓了回來!皳纹饋?”我問。

“嗯,剛開始挖的時候塌過一兩次!彼酚薪槭碌卣f著。我向她點了點頭,因為這似乎是她正在等待的響應。

“這里有一塊巖石,”莉絲用手里的鐵鏟指著其中的一堵泥墻,“挖地道的時候,我們必須清除每一塊大巖石,麥克舅舅會放火燒它們,一直燒到巖石變得又紅又燙為止,然后再用大鐵錘將這些石塊敲碎。但是這一塊實在太大了,而且埋得又深,沒有辦法放火燒它,因為那會把整個地道里搞得烏煙瘴氣,所以我們只好避開它,重新挖!

突然,地道里發出一陣隆隆的聲響,像是地震,隨即塵土彌漫,我們不得不瞇起眼睛抵擋這些塵土。

“他們回來了!崩蚪z毫不在意這些飛揚的塵土,若無其事地說。

若是在平常遇到這種情況,我會趕緊拉著小妹的手以最快的速度逃出這個地道,以免被困在里面。但當時由于眼前的一切都顯得那么新奇有趣,我甚至連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只是靜靜地等著,看事情會有什么變化!八麄內ツ睦?”我問。

“男孩們都必須跟爸爸和賴瑞舅舅一起去工作,當然,除了那個最小的弟弟以外!

“做什么樣的工作?”我覺得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派蒂姨媽一樣嚇人,我不能再繼續這樣問下去了。

“哦,他們要做的事很多,修理屋頂啦,鋪柏油啦,或是搭建門廊,什么差事都做,對了,他們還 曾經幫你派蒂姨媽蓋過房子呢!

“我不覺得她會感激他們!蔽野杨^轉向一側,冷冷地說。

“那些男孩們都是很好的助手,他們在卡車與工地之間跑來跑去,拿工具,倒開水,并且負責清潔的工作!崩蚪z的話才剛說完,地道里又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

男孩們沖了進來,他們看起來全都是一個樣兒,年齡與小妹相仿,其中個頭兒最小的一個落在最后面,但他的速度很快,所以不必像我們剛才一樣,必須蹲著滑下那個陡坡。在他快要掉到底部的時候,被他的哥哥們一把抱住,他身上只裹著尿布,手里還 拖著一個破布娃娃。

“他們是雙胞胎,這是艾塞克,他比雙胞胎大一歲,”莉絲向我介紹,“年齡最小的是羅比,他只有三歲!崩蚪z家的小孩都和她長得很像,有長長的下巴,高高的額頭,眼角還 微微向上斜。最小的弟弟還 長著一頭像馬利筋草一樣的頭發——白白的,一根根地向上豎著,像是被霜染了似的。

只有五個小孩嘛,不像派蒂姨媽說的那么多。剛介紹完,男孩們便馬上開始動工,繼續挖掘。他們沉默不語,像個團隊般的工作著,看得出來,他們已經以這種方式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彼此間也已經相當默契了。雙胞胎手執鐵鏟和鐵棒敲打著墻上的泥塊,任憑這些泥塊在他們的腳邊散落,艾塞克一手拿著小塑料桶,一手把土塊撥進去,然后再將塑料桶中的泥塊倒進較大的鐵桶里。

羅比先是在一旁看著,接著便拿起墻邊的彎柄湯匙加入挖掘的行列。小妹慢慢地走上前去,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一副極想動手參與的模樣。如果這項工作有什么東西會吸引小妹的話,那一定就是泥土了。

“我們會同心協力將這些裝在鐵桶里的泥塊拉出去,”莉絲說,“爸爸會用這些泥塊墊高花園,這樣,媽媽就不必再跪著除草了!

“你們有多少人參與這項工作?”

“幾乎都是我們這些小孩,”她故意壓低嗓門兒,“羅比還 太小,沒有什么太大的貢獻!

也許吧。但我倒是見他一直很努力地挖,小小的肩膀就像他拿在手中的那把湯匙一樣靈活,只是那些被他挖下來的泥巴大都沾在了他的尿布上。

“還 有,賴瑞舅舅偶爾會來幫幫忙!崩蚪z補充說,“當然,麥克舅舅也是,不過他們并不參與挖掘的工作!

小妹拾起一把園藝用的短柄耙,回頭看了我和莉絲一眼,征求我們的許可。

“去吧!”我說。

她在艾塞克和羅比之間為自己挑選了一塊地方,開始用手里的小耙子耙泥墻。剛開始的時候,她顯得有點兒笨拙,可是不一會兒工夫便順手了,而且越來越有進展。細碎的泥塊像雨滴一樣紛紛落下,不到幾分鐘,她的腳趾就已經被這些紅色的碎屑蓋住了,甚至在她移動腳步時還 抖不下來。

“我們休息一下吧!崩蚪z示意我坐上那把最好的椅子,那把椅子貼滿了銀色的膠帶,當我坐上去的時候,它動都沒動一下。

但是莉絲所坐的那把椅子就大不相同了,當莉絲靠在椅背上,像派蒂姨媽一樣蹺起二郎腿的時候,它就發出了一陣可怕的吱吱聲。接著,其中的一條塑料片啪地斷開,刺耳的聲音嚇了她一跳,不過她只是尷尬地笑一笑,并沒有做出那種企圖用打蚊子的聲音來加以掩飾的動作。

“你們想挖到什么地方?”我想到有一回派蒂姨媽曾經給我講過一條通往中國地道的故事,我不知道中國在哪兒,大概是從教堂山那條路一直走過去就會到了。

“沒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地,”莉絲說,“我們原本打算讓它通到其中一間空平房的地板下面,可是后來想想,實在也沒這個必要,因為我們可以隨意進出其中的每一扇門!

我點點頭。雖然如此,我還 是蠻喜歡那個讓地道通往房子的想法。

“然后,我們又想把地道一直挖到對街,只是麥克舅舅不太贊成,因為他說,如果馬路塌下來的話,我們的麻煩就大了。所以我們只好改變方向,朝樹林的方向挖,我們會一直挖,挖到我們累得挖不動,或是挖到有水源的地方為止!

“再這樣挖下去可能會挖到我家!蔽艺f。我們算得上是一個煤礦世家,因為從我的曾祖父開始,到爺爺和爸爸,全都是煤礦工人,其中曾祖父還 曾經開采過金礦,在加州發了一筆小財,有足夠的財力將曾祖母送回東岸和她的家人團聚。只不過曾祖父后來在礦場中猝死,因此,曾祖母就再也沒有回到西岸去了。不管怎么說,曾祖父曾是我們家族中最有錢的一名礦工,可他每一個做礦工的子孫卻都窮困潦倒。

“或許地道會通到你家!蔽已a充道。

“可能吧!崩蚪z說,“有一天晚上,賴瑞舅舅一個人跑到村里的廣場上,在廣場的周圍挖壕溝,他說自己必須這么做,因為他聽見了槍聲!

“槍聲?”

“對,就像戰場上的槍聲。他相信鎮上已經深深陷在戰火之中,所以大家必須同心協力挖掘壕溝,保護村里的婦女和小孩!蓖蝗还饩變得非;璋,莉絲起身使勁地搖了搖手電筒,讓它可以亮得久一些。

接著,她又繼續說:“他信誓旦旦地扛著鐵鏟一路向鎮上走去,直到他在廣場周圍挖了三分之一的壕溝以后,才發現根本沒有人開槍,這一切都是他的幻覺。但是他說挖土的感覺還 真是不錯,所以便一個人獨立完成了那件工作!

她思忖片刻,然后又開口說:“他沒有發瘋。要不是每天必到‘提麗餐廳’吃早餐的貝特警長提議,他也不會想到利用那些挖好的壕溝來種金盞花,因為貝特警長堅信所有的挖掘工作都是有意義的。你看過那些金盞花嗎?”

我看過?墒钱敳ㄌ靥ㄒ簿褪秦愄靥拿妹茫┮傻僖虌屪⒁饪茨切┙鸨K花時,我并不曉得她們為什么會對那些花這么感興趣。我點點頭,莉絲繼續說下去:“它們是不是很美呀?賴瑞舅舅說,等到秋天時,他還 打算在那里種一些三色堇呢!

“是誰睡在那些房子里呢?”我記得每天晚上,那排小平房的燈都會被點亮,現在只剩下我和莉絲獨處,我想她應該不會介意我的問題才是。

“我的舅舅們每人一間,”她說,“我父母和羅比住一間,然后,我們拿另外一間做廚房,我的弟弟們睡一間,而我則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房間。那里還 有一間租給了表姐貝翠絲,她在鎮上的律師事務所工作,至于剩下來的那幾間,必須先整修以后才能住人!

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么,然而這并不要緊,因為我們相處得很融洽。靜靜地坐在手電筒射出的泛黃色的光暈中,我以崇拜的目光凝視著那些正在辛勤工作的小工人們。小妹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臉上綻放著燦爛的笑容。

“她為什么不肯講話?”莉絲低聲問我。

“媽媽說可能是悲傷過度的關系,醫生也這么說!

“悲傷的情緒會在一個人身上持續很久的!崩蚪z說。

我一臉狐疑地看著她。

“你難道不擔心,如果她再這么下去會喪失自己原有的習慣?”莉絲問。

“習慣?”

“就是說話的習慣啊,”她說,“她會漸漸習慣不開口說話,到時候再想讓她開口,可能就更難了。也許你應該更努力地幫幫她!

“怎么幫?”

“假裝你不懂她的意思,不知道她想要的東西是什么,或是不明白她的喜好,”莉絲說,“因為你把她照顧得太好了,所以她根本不必開口說話!

“我從來就沒有想到這一點!蔽艺f。

“也許我不該管那么多!崩蚪z嘴巴上雖然這么說,可是我看得出來,她言不由衷。

“不,沒關系,我知道你是好意!

“盡管照你媽媽的吩咐去做,別聽我亂說,況且我對弟弟很刻薄,我自己知道!

我在莉絲的身上看不見任何刻薄的影子,她是個直腸子,常常是怎么想就怎么說。不過,她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也許我對小妹的照顧真的是太周到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能照莉絲的話去做。

又一輛卡車從我們的頭頂上轟隆隆地開過去,抖下了一些塵土。手電筒的電逐漸耗盡,這里也變得越來越暗,但還 不至于像我們剛進到這里的時候那么暗!叭コ酝盹埌!崩蚪z的這句話仿佛是收工的哨聲,男孩們紛紛放下手上的工具,兩個人一組,抬著他們剛裝滿泥塊的鐵桶,使勁地往上拖,小妹則尾隨其后。

當我們準備回派蒂姨媽家的時候,芬格絲太太從門廊走了出來,她比莉絲還 要高出半頭,如果不去注意她隆起的腹部,她們母女倆幾乎長得一樣清瘦!班,在這里啦!崩蚪z一邊拍掉身上的塵土,一邊叫嚷著。

“媽,她是薇拉,”莉絲說,“這是小妹!

“很好,你終于有玩伴了!彼膽B度非常和藹。

“這是我的小妹!崩蚪z指著芬格絲太太隆起的肚子說。

這個動作逗得芬格絲太太哈哈大笑!斑 不知道呢,莉絲!彼鹄蚪z的手輕輕地按在自己的肚子上。我也非?释麐寢尩氖帜軌虬丛谧约旱氖稚,那么親密地貼在一起!澳銈兿氩幌氤渣c兒東西?餅干好不好?”

“我們必須回家吃晚飯,”我說,“謝謝您!

“隨時都歡迎你們來,好嗎?”

“好的,阿姨!

芬格絲太太松開莉絲的手,幫她拍打著背上的塵土,這個動作讓我的注意力不自覺地從她的眼睛移到她的手上,怔怔地出神。我并沒有注意到自己這種無禮的舉動,直到芬格絲太太說:“我看上去一定很糟!

“不,阿姨,”我連忙解釋,“您看上去好極了!

“你的嘴巴可真是甜啊!彼m然這么說,但我才不是呢。不久前,媽媽的身材也和芬格絲太太一模一樣,在我記憶中,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F在,我的心情也因為看見芬格絲太太隆起的肚子而覺得幸福不已。真不想離開,可是,派蒂姨媽一定在家里等我們。

在我們離開芬格絲太太家不久,便在半路上遇見派蒂姨媽!拔业睦咸鞝敯,看看你們這兩個丫頭,好像剛從塵土風暴里走出來似的!

我看了小妹一眼,嗯,派蒂姨媽說的不假。她襯衣的肩上和頭發上都沾著紅泥塊,我趕緊也拍拍自己的頭頂和身上。

“你們這兩個小時野到哪里去了?”派蒂姨媽喋喋不休地叨念著,“我擔心死了,甚至還 打了電話報警!

“我們從鎮上回家的半路上遇見了莉絲·芬格絲!蔽艺f。

“我就知道!

“我們抄了樹林里的近道!

“走了兩個小時?”

“邊走邊聊!蔽艺泄。

“薇拉,你真是做事不經大腦,難道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接著,派蒂姨媽壓低嗓門兒繼續說道,“我不是讓你們離那些孩子遠一點兒嗎?”

“他們又不是壞孩子!

“會把你們帶野的!迸傻僖虌屨f。

【上一篇】:第九章 一莢兩豆【回目錄】 【下一篇】:第七章 寶寶死后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