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九章 一莢兩豆

第九章 一莢兩豆

就在莉絲領我們去參觀地道的第二天,她順路過來拜訪我們,小弟羅比裹著尿布,跟在她的身邊搖搖晃晃地走著。在她還 沒走到派蒂姨媽家的大門時,我早就看見她伴著嗒嗒的腳步聲一路走來,我一溜煙地沖了出去,倏地打開前門,這或許是前門第一次被打開吧,不過,派蒂姨媽并沒有出來,她只是靜靜地站在紗門后盯著我們。

莉絲停下腳步,俯身為羅比弄好尿布,“要不要去散步?”她問我。

“就坐在門前的臺階上聊聊天如何?”我知道派蒂姨媽一定不準我和莉絲一起出去。我們在門前的臺階上玩兒著小木球,讓小妹負責看好羅比,其實,如果不在意派蒂姨媽整個下午都像幽靈似的在大門后面打轉,在這里玩耍聊天也沒什么不好。不過,當莉絲其他的弟弟們也紛紛跑來以后,情況就大不相同了,F在,我終于明白為什么派蒂姨媽總說他們是一幫人的原因了,因為當他們在院子里追逐嬉戲的時候,穿梭跑跳的速度飛快,實在令人難以辨清那里究竟有幾個男孩子。

“薇拉,你和小妹該進來洗澡了!迸傻僖虌屨f!拔蚁,你們這些小鬼頭也該回家了!彼D過頭對莉絲說。

我覺得自己的臉一陣燥熱,然而莉絲卻表現得非常自然,她先向派蒂姨媽道謝,謝謝派蒂姨媽讓她和弟弟們來這里玩兒,接著便轉過身招呼她的弟弟們,領著他們回家。

派蒂姨媽一言不發,只顧為我們整理床鋪,而我則是呆愣愣地泡在浴缸里,即使泡到皮膚起皺,即使當小妹也擠進來,洗澡水都溢出來了,我也不再介意。我覺得自己仿佛戴上了派蒂姨媽的面具,嘴唇變薄,眉毛變直,不必照鏡子,也能想象出自己這副模樣。我和小妹一直擠在浴缸里,直到水逐漸變涼 ,讓我們起雞皮疙瘩的時候才勉強地出來。派蒂姨媽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浴室里流了一地的洗澡水。

第二天早上,情況稍稍有了改善。派蒂姨媽一反常態地帶著她的香煙、火柴和煙灰缸,還 夾著滿滿一胳肢窩的雜志,坐在門前的臺階上,似乎準備來場長期抗戰。

艾塞克帶了一只他昨天設陷阱抓到的綠金龜子送給小妹,他用紅白相間的細繩子綁住它那帶刺的腿,看起來像是在拴小狗。金龜子雖然還 能飛,但卻飛不走,而小妹就和艾塞克兩個人追著那只金龜子在院子里跑來跑去。

莉絲和我一起翻閱派蒂姨媽的雜志,看看哪些人是真正的帥哥美女,哪些人則是自以為是的蠢材。莉絲說,照片里的每一位模特兒都長得非常高,和她的家人一樣,如果她年齡夠大的話,也想去嘗試一下這種工作,因為和一大群高個子的人共處一室,一定非常有趣。莉絲還 說,她的姨媽已經在托人把她的照片拿給經紀人過目。

過了一會兒,派蒂姨媽為每個人端來一杯檸檬汁,雖然莉絲滿心期望的是可口可樂,但是派蒂姨媽從不讓我和小妹碰那種東西。此外,她還 端來一盤餅干,不過只夠每人一片。她向來就對甜食沒有什么好感。

“我不想讓你媽媽以為是我毀了你們午餐的胃口!彼f。其實,莉絲和她的弟弟們一點兒都不需要她的暗示,因為他們每個人只能分到一片餅干,想再多吃也沒有了?墒,他們卻對檸檬汁頗有好感,三口兩口就已喝得杯底朝天。奇怪的是,派蒂姨媽好像一點兒都不介意,甚至當艾塞克不肯將他手中的杯子放進托盤里,而是直接遞給她,并且對她說“謝謝”的時候,派蒂姨媽的臉上還 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艾塞克和小妹摘了一束粉紅色的小花,把它當作禮物,送給正在假裝看雜志的派蒂姨媽,那是艾塞克出的主意。我覺得派蒂姨媽對芬格絲家小孩的成見,似乎有松動的跡象,反正我一點兒都不在乎派蒂姨媽坐在附近,因為,這樣總比她在前門后頭偷偷摸摸地打轉要好得多。

“我不希望你把全部的時間,都和那個女孩耗在一起!碑敺腋窠z家的孩子們回家吃飯后,派蒂姨媽這么對我說。這句話說得有點兒沒頭沒腦,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因為我覺得沒有什么不妥。莉絲到底有什么不好?我心里的問題還 沒問出口,派蒂姨媽就接著說道:“對你來說,她太成熟了!

“可是我喜歡她!

“你還 沒有長到能夠決定自己喜歡什么或不喜歡什么的年齡!

“我可以,我知道自己喜歡什么東西,也知道自己喜歡什么樣的人。如果媽媽在的話……”然而,媽媽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里,如果我們在家里——沒錯——如果是在家里,媽媽一定也會喜歡莉絲的,就算她不喜歡,也不會擅自決定我應不應該喜歡一個人。

“我們今天應該打個電話給你媽媽,你覺得呢?”派蒂姨媽只要一生氣,語調就會自動高八度。小妹倒是一溜煙跑到她的身邊,挽著派蒂姨媽的手臂!昂,我們去打電話!迸傻僖虌屨f。我發現她在甩開與莉絲有關的話題之后,心情也放松不少。

派蒂姨媽撥了電話號碼,小妹和我都搶著要拿聽筒。

“我先告訴她是誰打來的,”派蒂姨媽說,“然后再讓你跟她講話好不好,小妹?我是派蒂……她們很好,就站在旁邊……不,她們才不想你呢,這兩個小丫頭已經交到新朋友啦!

小妹一直伸手要搶話筒,我也是,然而,派蒂姨媽卻要我們罷手。

“霍伯也很好,你呢?又開始工作了嗎?”派蒂姨媽問,“有沒有按時作息?……嗯……好,聽起來還 不錯……嗯……哦,當然,她們就在這里!

小妹伸長手,從派蒂姨媽的手中一把搶下聽筒,她緊緊地把聽筒貼在耳朵上,仿佛有話要說。但是,她只是很努力地在聽。

然后,我接過聽筒,“媽媽!蔽依∶靡黄鹱诘匕迳,讓我們的耳朵同時貼在聽筒上,派蒂姨媽則站在我們身邊,低頭俯視著我們。

“薇拉,真高興能聽到你的聲音!眿寢屨f話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兒遙遠,小妹把聽筒拉得更近一些,大聲地喘著氣。

“小妹也在聽!蔽掖舐暤貙寢屨f,確保她能聽得見,“我待會兒再跟你說!

小妹又把聽筒搶過去,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耳邊,足足有兩三分鐘之久,小小的臉蛋兒也因為聽見了媽媽的聲音而微微泛紅。我稍稍拉開話筒偷聽,媽媽正在為她唱一首有趣的短歌,只不過并不像她平日唱起來那么滑稽。自從寶寶死后,我就再也沒有聽見媽媽唱歌了,也許正是因為如此,她的聲音聽起來變得比較粗,而且也比較弱,中氣不足,實在令人有點兒難過。我又把聽筒還 給小妹。

大概又過了一分鐘,小妹終于把聽筒遞給我!皨寢,是我!

“小妹還 好嗎?”媽媽問我。

“她很好,可是,她很想你!边@句話差點兒哽在喉嚨說不出來。

“我很高興你能夠交到新朋友,薇拉,”媽媽氣息微弱,讓我聽得很吃力,“我很想你們——真的很想你們!

“我們什么時候才可以回家?”

我實在不應該隨便把這句話說出口,因為媽媽的呼吸突然變得短而急促,而派蒂姨媽也是一臉愁容。最后,她終于轉過身去,走進廚房,站在水槽前窸窸窣窣地忙著。

我猜,派蒂姨媽大概是希望我告訴媽媽,她為我們買了許多新衣服,為我們烤餅干當早餐,還 有星期五晚上霍伯姨丈帶我們去看電影,也許,媽媽也希望聽到這些。

但是,我只想回家。我不在乎媽媽是否會為我感到驕傲,也不在乎是否會傷到派蒂姨媽的心,更不在乎是否還 能夠和莉絲一起玩兒小木球。而且,小妹也想回家,這一點她不必說,我非常清楚。

“你在那里過得不快樂嗎,薇拉?”媽媽問我。

我知道她希望聽到肯定的答案,可是我說不出口,我的舌頭好像麻木了,根本動彈不得。

“你和派蒂姨媽相處得好嗎?”

我完全可以對她說:“派蒂姨媽什么都要管,她以為自己可以管得了你和霍伯姨丈,就可以連我一起管!蔽乙部梢赃@樣對她說:“其實,不能全都怪派蒂姨媽,我只是很想回家,很想坐在臺階上唱我們那首有趣的歌,想睡在自己的床上,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笨墒,我一句話也沒說。

“要記著,”媽媽按著自己的感覺繼續說,“一個豆莢里硬塞進兩顆豆子,到頭來是會兩敗俱傷的!

“誰是那兩顆豆子?”我問。

“當然是你和派蒂姨媽,”媽媽笑著說,“我想,大概是因為你們兩個都是老大的緣故,都想當頭兒,都想管別人而不愿意讓人管!

“我不這么認為!

媽媽又接著說:“除非派蒂姨媽認為你們真的不喜歡那里,否則她絕對不會罷休!蔽铱傆X得媽媽的話里有弦外之音。

我們談得越久,小妹就越好奇,她跪直身子,將一只耳朵貼在聽筒的另一側,于是,我微微地移動了一下聽筒,和她一起聽!靶∶靡蚕肼!蔽艺f。

“好吧,告訴我,你們最近都在做些什么?”媽媽的聲音突然變得清亮起來,并且換了一個新的話題。

于是,我把有關莉絲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媽媽,包括她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她和弟弟們挖的地道,那個泥墻地窖,莉絲的媽媽有多么和藹溫柔,還 有艾塞克送給小妹的那只金龜子!八麄早上都在追那只金龜子,”我說,“它比一只拴著皮帶的小狗還 好玩兒!

“她會把那只金龜子累死的!眿寢屨f。

“哦,不過,他們一次不會追太久!蔽也粫缘靡恢唤瘕斪幽軌驌味嗑,我真正擔心的是,如果那只金龜子翹辮子了,小妹可能會聯想到死去的寶寶!澳氵 在畫畫兒嗎?”我很快地轉移了話題。

“嗯,我帶了一些作品去艾許維爾市,”媽媽說,“在那里找到一些新工作!

媽媽總是在尋找更多的工作,但是當我聽見“新工作”三個字的時候,心頭還 是免不了掠過一絲涼 意。頃刻間,我仿佛意識到,如果我們和派蒂姨媽住在一起,媽媽似乎比較容易重新振作起來。

“我們必須趕快把那些賬單付清,”媽媽突然說,“把電話交給派蒂姨媽,我要謝謝她為我們付出的一切。你要好好兒地照顧小妹,聽見沒有?”

“知道了!

打完電話以后,我和小妹都有一種快要虛脫的感覺,我們沒有力氣移動腳步,如果硬要走動,也是想要避開派蒂姨媽對天氣和收音機里過度歡愉氣氛的叨念。我們勉強走到前院,我開始不自覺地想象著,如果有一天當媽媽對我們說,再過一兩天就可以回家時,我和小妹會有什么反應。

派蒂姨媽打開前門,探出頭來看著我們!笆裁词?”我問。

“沒事,”派蒂姨媽說,“只是聽一聽生命的氣息!彼哌M屋里,坐在門邊,我可以清楚地聽見她翻動手中那本雜志的沙沙聲,我不曉得除了呼吸聲以外,她還 能夠聽見什么。

“你和莉絲吵過架嗎?”派蒂姨媽隔著門縫問我——很樂觀地問。

“沒有!

“那么,你想她現在會在哪里?”

“我猜,大概是在幫她媽媽的忙吧,”我隨口說道,“她真的是個好幫手,因為她媽媽又快要生寶寶了,也許,這一回又是雙胞胎呢!

對派蒂姨媽說這些其實是多余的,她重重地關上前門,嘴里又開始嘟嘟囔囔地叨念著收音機里的爛節目。

【上一篇】:第十章 溫萊特太太的女兒【回目錄】 【下一篇】:第八章 參觀地道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