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十章 溫萊特太太的女兒

第十章 溫萊特太太的女兒

大約是在我們來到派蒂姨媽家兩個星期后的某一天,當我們正在吃晚餐的時候,派蒂姨媽突然對我們說,她要給我們一個驚喜!懊魈煜挛,溫萊特太太就要帶著她的女兒辛希雅來這里玩兒了!

餐桌上沒有人吭聲,我沒說話,霍伯姨丈也沉默不語,而小妹只是瞪著一雙大眼睛看我。

“這可是一個好消息呢!笨磁傻僖虌尩谋砬,仿佛是要我們來場波浪舞,高聲歡呼。

“我從來就不知道你對露西·溫萊特這么友善!被舨陶烧f。

“我對每個人都很友善,”派蒂姨媽的語氣堅定,“不能只是因為我們沒有比較知心的朋友,就斷定我們對人不友善。

“沒錯,這是當然的!被舨陶蛇B忙附和。

“我真不曉得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夠討你們的歡心!迸傻僖虌尣粣偟乇г。

霍伯姨丈只是笑了一笑,不敢再多說。

第二天,當溫萊特太太開車載著辛希雅到來時,我和小妹正好站在落地窗前,她們像是要到教堂做禮拜似的跨步下車。辛希雅并沒有穿著短褲和皮涼 鞋。

“我想,她根本不是要來玩兒的!蔽肄D過頭對派蒂姨媽說。

“她當然是要來這里玩兒的!迸傻僖虌尩穆曇舯绕匠8吡税硕,因為她正忙碌地穿梭在屋子里,一會兒忙著拍拍靠墊,攏攏抱枕,一會兒又忙著刷霍伯姨丈座椅上那些肉眼看不見的塵螨。

門鈴響起。

“她們走到前門來了!蔽艺f。

“她們當然會走到前門!甭犈傻僖虌尩目跉,好像已經對這種事情司空見慣了。她使勁地拍了拍自己身上那件寬松的短褲。

溫萊特太太穿了一件淡綠色的套裝,就是那種從上到下綴了長長一排扣子的衣服,我之所以會注意到這件衣服,是因為媽媽也喜歡這種款式的套裝,但她從來不會穿這種衣服到對街的米莉家喝涼 茶,不過,若是去艾許維爾市,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多么漂亮的房子啊!睖厝R特太太沒怎么看,就對派蒂姨媽說。

“噢,謝謝你,”派蒂姨媽說,“很高興聽見你這么說,這間房子不算大,不過倒很舒適!本驮谂傻僖虌尩却郎厝R特太太的響應,或是希望她能有所響應時,出現了一段可怕的冷場。但是,溫萊特太太什么話也沒說,而派蒂姨媽也只顧撿起地板上的球。

“辛希雅,你穿那件衣服看起來真漂亮。薇拉,她看起來的確很漂亮,對不對?你有沒有看過這種洋裝?”辛希雅身上穿的洋裝,其實就是媽媽曾經對我們說過她和派蒂姨媽小時候常常穿的那種有連身裙、腰際上還 系著一條皮帶的那種衣服。她們都稱那種衣服為“星期天洋裝”,因為只有在星期天上教堂時才會拿出來穿,平常是不會穿著這身衣服玩耍的!澳銈冞@些女孩為什么不到廚房里喝點兒飲料呢?”派蒂姨媽完全不給回話的機會。

也好。我趁機打量了一下辛希雅那頭金色的鬈發,它們全都整齊地往兩邊翹,而且被許多長條狀的發夾牢牢地固定住。當我一想到她必須一直坐在廚房的椅子上,讓自己的媽媽打理這一頭鬈發時的情景,就不免打了一個寒戰。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開始同情辛希雅了。

除了溫萊特太太轉身走進餐廳以外,我們全都跟著派蒂姨媽走進廚房。在餐廳和廚房中間的墻上,有一扇有著滑輪木板的小窗子,這扇小窗子總是開啟的,溫萊特太太便透過這扇小窗子瞅著我們。

派蒂姨媽早就在廚房的桌上準備了一盤餅干,一如往常,只準許我們一人吃兩片,然后一邊興致勃勃地說著我們等一下會玩兒得多么高興,一邊為我們每個人倒巧克力牛奶。

能夠見到這種從商店里買來的巧克力牛奶,實在讓我和小妹倍感興奮,自從我們到派蒂姨媽家以后,就常常吵著要她買這種巧克力牛奶,今天還 是第一次見到呢。其實,我們在家里也很難喝到這種牛奶,不過我知道,如果派蒂姨媽的心情夠好,她可能就會答應我們的要求。

當派蒂姨媽在倒冰茶和切那塊她從面包店里買來的胡蘿卜蛋糕時,嘴巴一直像連珠炮似的說個不停!凹犹,對不對?我知道,”她朝溫萊特太太的方向瞄了一眼,“我切一小片就好了!闭f著,她便切下一片蛋糕,放進一個看起來像萵苣葉的綠色盤子里。

她邀請溫萊特太太一起坐在落地窗前的門廊邊,因為她說那里比較涼 快。老實說,那里不見得會比餐廳涼 快多少,因為我總覺得餐廳里的冷氣最強。只是,派蒂姨媽最近剛在門廊添了一些新家具,忍不住要展現一番,所以盡管比較熱,她還 是硬要溫萊特太太和她一起坐在那里。

“來嘛,露西,”她好像是在叫小狗,“把這兒當自己的家!睖厝R特太太在原地駐足片刻,似乎是希望可以繼續留在餐廳里。

在此同時,小妹、我和辛希雅則端坐在廚房的桌子旁,看起來都像是家教嚴謹的小孩,對那些擺在眼前的餅干和牛奶不敢輕舉妄動。

溫萊特太太拐進廚房,對辛希雅使了個眼色,如此一來,辛希雅就更正襟危坐了。接著,溫萊特太太便走了出去,在門廊的椅子上坐下來,派蒂姨媽也忙著把所有的東西放迸托盤,準備帶到門廊上。然而,就在這一剎那——也就是在派蒂姨媽和溫萊特太太的眼光都偏離我們的一兩秒鐘內——辛希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盤子里一口氣抓了四片餅干。

小妹呆住了,因為盤子里原先一共也只有六片餅干而已。

“派蒂姨媽……”雖然我不準備告辛希雅的狀,但還 是忍不住地叫了起來,因為她的舉動實在令人非常驚訝?墒钱斉傻僖虌屴D過身去的時候,辛希雅已經把那四片餅干放在膝蓋上,用裙子蓋起來了。

“沒事!蔽艺f。

“你們要好好兒地玩兒!”她的聲音輕盈得猶如在唱歌,接著便端起盤子離開,她高高地聳起肩膀,生怕一不小心,盤子里的叉子會滑出去,或是那幾片放在茶杯杯口做裝飾的薄荷葉會飛掉。

“好的!蔽业恼Z氣有點兒焦躁不安,要是媽媽一定聽得出來,可是,派蒂姨媽只顧著自己講個不停,她的話像噴射箭似的,一直朝著在門廊藤椅上像個女皇般坐著的溫萊特太太發射。一輛卡車轟隆隆地從廚房的后門經過,派蒂姨媽絲毫沒有察覺。

辛希雅向我吐了吐舌頭,隨即又伸手從盤子里抓走另一片餅干,小妹見狀也不甘示弱,馬上護衛住最后一片餅干,動作就像蛇一樣敏捷。當派蒂姨媽到廚房里放回托盤順便關好門以免冷氣外泄的時候,我和小妹都靜靜地坐著,和辛希雅隔桌對望,而她也直愣愣地回望著我們。

小妹把她手中的餅干掰了一半遞給我,“你自己留著吃,小妹!蔽覍λf。

“如果你們肯讓我參觀你們的房間,我就分你們半片餅干!毙料Q耪f。

“我們才不稀罕,”我生氣地跺著自己那雙棕色皮涼 鞋,“我想要吃餅干的話,隨時都有,因為我住在這里!

“亂講,你才不行呢!”辛希雅回嘴道,“你們的派蒂姨媽不可能對你們那么好!

我無言以對。

“如果她對你們感到厭煩了,就會把你和你那個蠢妹妹一起送到鄉下去,那里有專門收容像你們這種小孩的孤兒院!

“我們不是孤兒,還 有,我妹妹也一點兒都不蠢!

“要不然,她為什么不會說話,這是我媽媽講的!

“小妹會說話,她只是不屑講而已!

“是嗎?為什么?”

“因為,這要看和她說話的人是誰,如果那個人太沒水準,她就不屑開口!蔽覍λ蠛,我可能從一開始就對她吼叫,只是自己沒有發覺罷了,但是,當我看見派蒂姨媽和溫萊特太太透過門廊的玻璃窗盯著我們瞧時,我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薇拉,”派蒂姨媽嚷嚷著,“我想,你必須道歉,辛希雅是我們的客人!

我瞪了派蒂姨媽一眼。要是媽媽遇到這種情況,她一定會重重地跺一下腳,然后咬牙切齒地說:“死都別想!蔽冶緛硪蚕肴绶ㄅ谥,可是我不敢。

“對不起!痹谂傻僖虌尩谋O視下,我不得不抿著嘴巴勉強道歉,我并沒有說得很大聲,因為我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辛希雅的媽媽唧唧喳喳的不曉得在說些什么,反正在我聽來,那個聲音就像是窗外麻雀的叫聲,我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灌進了兩只耳朵里,讓我沒有辦法聽清楚她究竟在說什么。小妹站了起來,伸手拉拉我,示意我也站起來,我照辦了。辛希雅跟著我們一塊兒站起來,手里還 緊緊地握著那些用裙擺包裹著的餅干,一路尾隨著我們走出廚房。

“你們還 好嗎?”當我們走出廚房進到陰涼 的車庫里時,辛希雅對我們說,“為什么不讓我看看你們的玩具?”

“我們沒有把玩具帶到這里來!蔽液托∶米叱鲕噹,踏進屋外燦爛耀眼的陽光里,辛希雅還 是跟在我們身后。

“那么,我們現在要干什么?”她見我沒有馬上回話,又接著說,“我是你們的客人,你們總得為我安排一些娛樂活動吧!

按照常理,她說得一點兒都沒錯。我想,如果我們不對她好一點兒,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而且有朝一日,當我們頭發花白、兒女成群的時候,如果派蒂姨媽還 健在,一定還 會對我們叨念個沒完:“我還 記得你們兩個丫頭,那個時候對溫萊特家的女兒非常不友善,別以為我已經忘記了!

“我們玩兒抓人的游戲!蔽倚牟桓是椴辉傅孛摽谡f出這句話。

“太熱了,”她反對,“而且會把我的衣服弄亂!

過了一會兒,小妹從她的短褲口袋里掏出一個小木球。

“我們來玩兒小木球,”我的視線不自覺地飄向對街,心里暗忖著,不知道莉絲現在在做什么!暗悄惚仨氉诘厣!

辛希雅驟然轉身,走向派蒂姨媽家草坪上的一把椅子,奮力地扯下一塊坐墊,丟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把裙子像淑女般的攤平,一邊吃著餅干,一邊等著我們。

“走,小妹,我們去玩兒小木球!蔽覍π∶谜f。

我站在距離辛希雅很遠的地方,如果她有自知之明,就應該知道我對她實在沒什么好感。與此同時,她已經吃光手中的餅干,正不斷地拍打裙子,抖掉上面的餅干屑。

“如果你對我好一點兒,說不定我們可以做朋友!毙料Q耪f。

我沒有應聲。我也許應該對她好一點兒,但是我完全不想當她的朋友。

“我媽媽是婦女會的主席,”她說,“你們的派蒂姨媽連個會員都不是!

“也許她不想加入!蔽艺f。

“她想,”辛希雅撥了撥她的鬈發,“不過,除非我媽媽喜歡她,否則她休想加入!

小妹從屋里拿出許多小木球,在院子里盤腿坐下,她搖了搖小木球,準備開始第一次投擲。小妹非常喜歡玩兒這種小木球。

“她知道該怎么玩兒嗎?”當小木球落在她和小妹之間的時候,辛希雅還 是以一貫瞧不起人的語調說。

“不開口說話,并不表示她很笨!蔽矣采仨敾匾痪。

“你不是說過她會講話的嗎?怎么都沒見到她開口?這種話聽起來實在很愚蠢!

“把球撿起來,小妹!蔽翼樖职炎羁拷业哪且活w也撿了起來。

“媽媽,”辛希雅終于按捺不住,嗚咽著跑去告狀了,“這里一點兒都不好玩兒!

從溫萊特太太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她似乎知道辛希雅在這里并沒有受到友善的對待。然而,當派蒂姨媽在辛希雅和她媽媽的身后關上前門時,臉上的表情也似乎意味著,這扇門永遠都不會再為她們開啟了。

【上一篇】:第十一章 派蒂姨媽的好主意【回目錄】 【下一篇】:第九章 一莢兩豆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