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十二章 圣經學校的一天

第十二章 圣經學校的一天

第一天早上,派蒂姨媽親自送我們,并且“目送”著我們離去,希望我們有好的開始。這里大多數的男孩和女孩似乎都認識彼此,小妹和我靜靜地站在一旁,像個旁觀者似的看著他們追逐嬉戲,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友善,只不過他們好像找不到任何動機或理由來和我們說話。

“去啊,”派蒂姨媽從車子里催促我們,“直接走進去就行了!

我打算帶著小妹穿過整個院子,如果沒有意外,只要走過去,我們就不會再聽見派蒂姨媽嘮嘮叨叨地叮囑我們該怎么做了。然而就在那個時候,一位站在屋外的年輕女士弓起身子,用力地吹響哨子,尖厲刺耳的哨聲頓時響徹云霄。

原本在對街球場上扔擲飛盤的男孩紛紛聚攏過來,派蒂姨媽笑得一臉燦爛,就像那些手牽著手圍成圓圈高唱《耶穌恩友》那首歌的小女孩們一樣。當女孩們唱完詩歌以后,派蒂姨媽也發動車子,歡喜地揮舞著手臂離去,可是沒有人回頭理睬她——因為我們全都手牽著手。

我們的老師是派緹波恩小姐,才一見面,她就馬上對我們說,這是她第一次擔任圣經學校的老師,在未來的六天當中,她都會一直陪伴在我們身邊,并且保證會和我們相處愉快。派緹波恩小姐不但長得漂亮,聲音也宛若天使一般甜美,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相信她的話。

她的助手韋德斯 太太領著其中一部分小孩去做蛋殼花,有些人跑去跳繩或搖呼啦圈,而那些年齡較大的女孩則圍在一起,等待派緹波恩小姐發號施令。但是派緹波恩小姐卻要我和小妹等一下,因為她要幫我們別上;。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因此急轉直下。

派緹波恩小姐似乎對于小妹不肯說出自己的姓名感到些許不悅,“我幫她說!蔽蚁氪嫘∶没卮。

“沒有這個必要,”派緹波恩小姐說,“你要參加陽光組,至于她嘛,你幾歲?六歲嗎?”

“她快要八歲了,”我連忙回答,“只是看起來比同齡的孩子小一點兒!

“那么,你要被分到小羊組,”派緹波恩小姐對小妹說,“你明白嗎?我們總不能每次要問你妹妹什么事,就得跑去找你吧!

小妹很有禮貌地看著派緹波恩小姐,但始終緊閉雙唇。派緹波恩小姐半瞇起眼睛。

“她總是不說話嗎?”派緹波恩小姐想搞清楚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的!蔽一卮。

“那么,她會說話吧?”

“最近都沒有開口說過!蔽铱吹贸鰜,這場誤會就要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了。

“她只是不喜歡開口說話!蔽冶M可能小心翼翼地解釋,因為在我們的身旁有許多女孩子正瞪大她們的雙眼,像蝴蝶見著鮮花一樣,直勾勾地盯著小妹!八耆珱]有惡意!

“可是,我們總不能兩分鐘就跑去找你一次,然后才能搞清楚她到底要什么吧!

“她不會要任何東西!

于是,派緹波恩小姐為小妹別上;,開始進行我們的活動。每一次當我把視線瞟向小妹的時候,她看起來似乎都還 好,小羊組的小朋友都在專心致志地做著蛋殼花。他們自我介紹的時間很短,接著便靜靜地坐下來聽韋德斯 太太說故事。我想需要小妹開金口的時間,應該沒有派緹波恩小姐所想的那么多。

我們這一組玩兒的是追逐游戲。我們從教堂的廚房里拿來一把舊掃帚,要設法把草地上的一條蛇趕走,派緹波恩小姐正是那個負責追蛇的人,而我們其他幾個女孩只需要在一旁又跑又叫。

有個女孩搶過派緹波恩小姐手上的掃帚趕蛇,結果手掌卻不慎被尖尖的小刺扎到,游戲不得不暫停,好讓派緹波恩小姐把女孩手上的小刺挑出來。只不過是挑一根小刺,卻把在場的許多女孩嚇出眼淚來了。雖然如此,大家還 是興致勃勃地繼續進行活動,其中最有趣的是,我們必須努力地避開蛇彎彎曲曲的行進路線。當我們最后終于完成任務時,所有的人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每個人都被曬得再也跑不動了,于是,我們便開始用細塑料繩編友誼手鏈。在編制的過程中,有兩個姐妹惡言相向地爭吵起來,其中一個指控另一個剽竊她的配色,兩個人還 差點兒因此扭打成一團。

午餐時間,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在樹陰下吃三明治。我手中的三明治還 沒吃到一半,突然有個名叫迪迪的女孩尖叫起來:“虱子!有一只虱子跑到我身上來了!”她一發不可收拾地大叫著。

這已經不是迪迪第一次尖叫了,從今天早上到現在,不管是她自己的膝蓋扎到碎片,還 是老師在幫小朋友挑尖刺,還 是她搶不到綠色的塑料繩,她都會大叫個不停,所以除了派緹波恩小姐以外,根本沒有人理她。派緹波恩小姐過去瞧了一眼,的確是一只虱子,于是,她向迪迪使了個眼色,似乎在警告她不要小題大做。

接著,派緹波恩小姐開始翻弄著自己的皮包,從里面掏出了一盒火柴,“不要再哭哭啼啼了,”派緹波恩小姐說,“你已經是個大女孩了,就要表現得像個大女孩,”她取出一根火柴,“沒什么大不了的!

她點燃火柴,吹熄,接著便試著用余下的火星兒去燙那只趴在迪迪腳上的虱子,可是迪迪卻完全不領情,“啊——啊——!”就在派緹波恩小姐手上的火柴棒就快要碰到迪迪的大腿時,她慘叫了幾聲,并且急忙縮回自己的腳。

“我不會傷到你的!迸删煵ǘ餍〗汶m然一直在安撫她,但最后還 是得靠韋德斯 太太幫忙按住她的腳,才能夠順利地為她施行“手術”。韋德斯 太太原本打算擦去迪迪眼角的淚水,卻因為被派緹波恩小姐瞪了一眼而縮回手!班蕖迸删煵ǘ餍〗阃瓿闪恕笆中g”,迪迪依然活著。

老實說,那只虱子在一眨眼間便掉到草地上了,才短短幾秒鐘,我根本不相信這會在迪迪的腳上留下任何燙傷的痕跡,然而她卻不停地哭,始終不肯讓我看她的腳。過了一會兒,又有兩個女孩發現自己腳上有虱子,于是,所有的過程又必須從頭再來一次,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因為有越來越多的女孩子發現了虱子。

我看了看自己,也仔細地檢查小妹,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絕對不容許任何一只虱子咬她。但是,盡管我和小妹的身上都沒有發現虱子的蹤跡,我還 是被小妹的神情嚇了一大跳,她瞪大雙眼,就像寶寶死去的那天一樣神情呆滯,我忍不住隨著她的視線望去,然后和她一起愣愣地站在一旁,束手無策。

“它們可能是從這棵樹上掉下來的!蔽覍ε删煵ǘ餍〗阏f。我不敢坐回原處,也不再讓小妹接近那棵樹。

“我沒看見有東西從那些樹上掉下來啊!迸删煵ǘ餍〗阏f。

“不是那些樹,而是這棵樹!蔽艺f,“根據健康教育老師的說法,這些虱子并不是現在才掉下來的,它們可能在今天早上就掉到草地上了,一直在這里靜靜地等待大型動物出現,然后再跳到他們身上!

聽我這么一說,韋德斯 太太一副想要趕緊從樹下逃走的模樣,可是她實在是個膽小的女人,被派緹波恩小姐又瞪了一眼以后,就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難道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派緹波恩小姐說。我知道她對事情的進展不太順利有些失望,但也犯不著這么挖苦我吧,我只是盡我所能地提出自己的看法罷了,聽不聽由她。不過我想,她大概完全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因為她的注意力馬上又轉移到另一只被虱子附著的腳踝上了。

“小妹,拿著你的三明治跟我來!蔽液托∶米灶欁缘靥拥浇烫们懊娴呐_階上,吃完自己的午餐。那里雖然很熱,又沒有可以遮陽的樹,可是,如果有任何一只虱子想要襲擊我們的話,它必須先爬過半米多長又硬又燙的水泥地才行。

“你們兩個為什么不過來?”派緹波恩小姐對著我們大喊?此樕系谋砬,仿佛每一只虱子都已經被她完全殲滅了似的。她左顧右盼地瞧了一會兒,看看每個人都在干什么。

我很有禮貌地對她說:“不了,謝謝您!

于是,她朝著我和小妹走了過來,我故意假裝沒看見她。

“你們如果一直坐在這里,會被曬傷的!彼f。

“我和小妹已經非常習慣曬太陽,”我回答,“因為我們家連一棵可以遮陽的樹都沒有!

派緹波恩小姐又像剛才那樣半瞇起眼睛,然后悻悻地走回那棵樹下。我暗忖著,是否要離開圣經學;嘏傻僖虌尲胰,如果我們穿的是自己的網球鞋,那一定不成問題,然而現在我們腳上那雙丑陋的皮涼 鞋已經把小妹的腳跟磨出一個小紅點了,所以我想頂多也只能走到藥房,然后就必須找人打電話給派蒂姨媽,請她來接我們。

這似乎是個不錯的計劃。我隨手把包三明治的蠟紙團在手掌中,一個女孩向我們姍姍走來,和我們一起坐在臺階上!八谀抢镏v故事,”那個名叫琳達的女孩說,“在那里吃飯已經夠慘了,還 要聽故事?所以我過來和你們坐一坐!

因此,我決定在這里多待一會兒,總不能讓琳達一個人呆呆地坐在這里吧。

【上一篇】:第十三章 派緹波恩小姐的風波【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一章 派蒂姨媽的好主意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