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十五章 深思

第十五章 深思

接近上午十點了,屋頂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熱,艷陽高掛,空氣悶熱。我真希望能夠讓小妹進到屋里去,她的鼻子和臉頰已經被曬出紅暈,可是她卻假裝沒聽見我說話,自顧自地享受著日光浴。我的肩膀出現刺痛感,鼻子一碰就痛。

派蒂姨媽已經回到屋里去了,她進進出出了三四次,換換衣服,或是做其他必要的工作,不過,等到她完成一件工作以后,還 是會出來看一看,而我也只能趁她進屋里的時候,享受一下片刻的寧靜。

你或許會以為待在屋頂上一定很無聊,但是如果你真的這么想,那就大錯特錯了。剛開始的時候,這里的景觀美麗如畫,山坡上綠草如茵,上面還 零星散落著黃色與粉紫色的小花,一彎清澈的小溪自平原上蜿蜒流過,閃爍著粼粼的波光。

毛色黑白相間的乳牛在草地上悠閑漫步,幾幢紅頂農舍從小山岡的后面如春筍般地冒出來。

白色的教堂屹立在溪谷中,每每到了十二點的時候,塔樓上的大鐘便會當當作響。

在兩座隆起的丘陵之間,可以清楚地看見一條公路蜿蜒而過,火柴盒大小的汽車凝聚成一條見不到盡頭的車流,往來穿梭,當我凝神注視的時候,就常常會出現同一輛車又返回來的錯覺,仿佛這些車子哪兒都不去,只是不停地在這段公路上來來往往。

我們時而仰首瞻望,時而玩耍嬉戲。我和小妹利用一些被遺留在屋頂窗戶旁的破瓦片玩兒畫圈或打叉游戲,屋頂上的每一塊瓦片,幾乎都已經被我們畫滿“O”和“×”的記號和斜線。

再不然,我們還 可以數數兒。

一開始,我讓她計算一些很復雜的數字,我心想,當她發現這些數字大到她無法用手比劃的時候,可能就會開口說話了。但是我猜錯了,因為小妹又從中發現到另一種比劃算數的樂趣。

她發明了一些新的方法來表示她的計算結果。她會以豎起拇指像是要搭便車的方式來表達千位數;以手指向下來表示百位數;然后再以亮出所有的手指來代表十位數。因此,只要開始數數兒,小妹就會顯得興致勃勃。

如果是像往常一樣,她根本用不到百位或千位數字的記號,但如果是數瓦片,那可就大不相同了。比如最靠近我們這兒的瓦片一共有一百三十二片,她就會將一根手指向下表示一百,接著亮出三根手指代表三十,最后才以另外兩根手指表示二,然后,直到我正確地念出一百三十二的數字以后,她才會停止動作。當我們將每一部分的瓦片都加起來,計算出一千六百一十一塊瓦片的數字時,她的臉上便綻放出勝利的笑容,因為她又可以用到代表千位數的記號了。

她會急急地伸出大拇指來表示一千,將兩只手中的六根手指向下代表六百,然后以連續兩次亮出一根手指的方式來表明十一,直到我完全念出正確的數字以后才停止。就這樣,小妹到最后總是忍不住呵呵大笑起來,因為她比劃的速度極快,要趕上實在很不容易,她也因此不必開口說一個字。

我們一起數著這附近一共有多少個綠色、灰色、棕色或紅色的屋頂,在數的過程中,我們才發現,原來大多數的人對于屋頂顏色都有著相同的偏好,幾乎清一色是綠的,就我們計算的結果,一共是一百零二間。

此外,你也會很驚訝地發現,在派蒂姨媽所住的這條死巷里,竟然出現如此多的“11路車”在這里穿梭停留。你一定想象得到,絕大多數的人,看起來就像是在觀察候鳥的模樣,其中有些人還 掛著一副雙筒望遠鏡。他們注目的焦點當然是我和小妹嘍。

如果派蒂姨媽在這個時候出來,她一定會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仿佛有兩個人整個早上都坐在她家的屋頂上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她可能只會仰起頭來,一如平常地問我們晚餐要吃青豆還 是胡蘿卜。這實在很有趣。

當莉絲來的時候,派蒂姨媽還 待在屋里。莉絲從馬路前成排的樹陰下走出來,她沒有一直注視著我,只是微微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徑自穿過街道走了過來。她站在下面,偏過直射的陽光,仰頭看著我。

“要是我敢這么做的話,我媽媽一定會活生生地扒了我的皮!崩蚪z說。

我不知道該如何響應,不過聽見她以這種責罵的口氣跟我說話,倒是讓我大吃一驚。

“你派蒂姨媽擔心死了,她打電話給我媽媽,請她幫忙想想辦法!

“派蒂姨媽,”雖然不會有其他可能了,我還 是這么說,“打電話給你媽媽?”

“我媽媽要她打電話給你媽媽,可是她不肯!

“你媽媽還 說了些什么?”

莉絲一臉嚴肅地說:“如果下大雨的話,你們就會下來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竟然因為這句話而笑了起來,不一會兒,莉絲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要去買牛奶了,”她說,“我可是不鼓勵你在那里繼續待下去!

“我知道!

她轉過頭,語調哀傷地說:“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為你的派蒂姨媽感到這么悲哀!

我和小妹一直目送著她,直到她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外。不知怎么的,莉絲讓我對派蒂姨媽產生厭惡感。她嘗試過,我知道她嘗試過,事實上,派蒂姨媽比其他人更努力地在嘗試。我不知道自己爬到這里來究竟是想要達到什么目的,我猜派蒂姨媽一定認為我是故意要氣她,讓她生氣,或許莉絲也這么想。但我不是,雖然真正的原因我自己也說不上來,不過我就是想到這里來靜一靜。

就像我先前說的,我爬到這里來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想要看日出。事實上,當我走上閣樓,爬上椅子,推開屋頂的窗戶時,腦袋里所想的就只有這件事而已。這里非常安靜,就連鳥叫聲也沒有,雖然一片漆黑,可是天邊那些藍色的云彩告訴我,太陽就快要出來了。

我蜷縮起身子,看著天空由深藍變為深紫,然后開始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做的夢,只不過我所能想起的也只有寶寶和那條升起的簾幕。

接著,小妹也爬了出來,她并沒有像我一樣換好短褲和襯衫,只穿著派蒂姨媽昨晚臨睡前為她換上的那件白色睡衣就爬了出來。當小妹站在屋頂上的時候,看起來宛如天使,沁涼 的微風牽動著睡衣裙擺,撩撥著她習慣偏置一側的長發,看著她不禁讓我忘記了自己正在回想的夢境。

小妹蹲了下來,搖搖擺擺地像只鴨子似的挨近我身邊,因為如果站得太直,再加上屋頂的涼 風,容易讓她的肚子抽筋。然而她看起來并不怕冷,只是靜靜地坐在我身邊,耐心地等待著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我沒有開口說話,也不想做任何解釋,生怕攪擾了這片深沉的靜謐。

空氣像一片涼 爽的薄紗,輕輕地覆蓋在我身上,天空的顏色持續變化,越來越紫,接著綻出一抹粉紅,然后再漸漸地轉化為熾烈的橙紅。那團像火球般的橙紅在天際散發光熱,令小妹不得不爬進我身后的陰影中。

我盡力地注視著那個“火球”,雖然媽媽總是警告我們不可以這么做。當我將視線移開時,甚至還 可以見到好幾個耀眼的太陽在我身邊打轉。不過我還 是持續不斷地回望著那顆火球,好像自己的雙眼極需要這些璀璨的光芒。最后,我的眼睛終于無法再直視太陽了,只好轉移目標,環顧著周圍的其他景物,感覺上自己仿佛是在凝視著鏡子里的影像。

我知道事實并非如此,可是那顆火紅色的太陽,看起來真的就像是從地平線上爬出來,有如小嬰孩一般,搖搖擺擺地想要在地上站穩腳步。我耐心地等待,直到自己不禁開始懷疑“它是不是卡住了”,只是每當這個念頭在腦袋里一閃時,我就會發現太陽又向上升了一些,然后懸浮于空中。

那個特別的時刻,讓我的心中充滿喜悅。

我仰臥在屋頂上,看著晨光驅散最后一絲黑暗。我的肚子逐漸放松,不再像剛才那么疼痛,就連身上的每一寸皮膚,也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貼近屋頂上的瓦片。小妹斜倚著身子看我,好像企圖要看透我正在注視些什么,她的發綹輕輕地在我臉龐飄移滑動。我一直安靜地躺著,動也不動。

雖然不是刻意,但我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夢。從來沒有一個夢境會如此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因為幾乎每一個夢都會隨著我清醒的神志而粉碎破裂,我越是想要拼湊,就越是記不完全。

然而這個夢境卻全然迥異,它像是一個巨大的畫面清楚地重現著,它不是一幅畫,而是一種會動的影像,感覺上就像電影一樣,不過只是片斷、不完全的,剛一出現,卻又倏地消失了。

它栩栩如生地在我眼前重現時,我知道它是真實的,因為我曾經親身經歷過這個夢境——那個寶寶死去的早晨。

【上一篇】:第十六章 游樂園的一天【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四章 小豬商店的腌黃瓜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