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十六章 游樂園的一天

第十六章 游樂園的一天

我們一家五口人曾經有過一個美滿的家庭,爸爸每天早上九點上班,晚餐前下班回家,媽媽整天待在家里畫卡片,如果我們不必上學,就會在屋外或是房間里圍繞在媽媽的身邊玩耍,媽媽一點兒都不會介意我們在她的身邊吵吵鬧鬧,唯一的規定是:“不可以碰到桌子!敝钡叫殞氄Q生以前,我們一直都過著這種幸福的日子。寶寶,這是我們對她最后的稱呼,她和我們一樣,也非常滿足于這種幸福的生活。

然而,煤礦逐漸被掏盡,公司的老板宣布破產,欠下不少債務,爸爸也因此失業。雖然他一直很努力地找工作,可是這附近的工作機會實在很有限,迫不得已,爸爸只好離家到外地去找工作——到遠一點兒的地方,機會比較多,他這么說。

我不曉得自己和小妹會那么想他,不過,我們更想媽媽。在寶寶剛出生的前幾個月里,她幾乎被寶寶纏得死死的,無暇分身理睬我們,不是在畫畫,就是忙著照顧寶寶。

寶寶漸漸長大,當媽媽畫畫的時候,她已經可以自己坐在地毯上,而我和小妹則在一旁幫忙看好她。這么一來,情況有了好轉,媽媽終于有比較多的時間陪伴我們了。

當寶寶還 只能躺在地板上的時候,爸爸就已經離開家到外地工作了,一晃就是幾個星期,我們非常想念他,尤其是在每天晚餐和星期天的時候。然而過不了多久,我們就逐漸習慣這種等待爸爸回家的日子了。

我想媽媽一定比我們更加想念爸爸。只要電話鈴聲一響,她就會火速地沖過去接,然后我們就會在她的臉上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高興,因為電話聽筒中傳出了爸爸的聲音;不高興,因為不是爸爸打來的。盡管如此,她臉上的快樂神情總是如曇花一現,因為在她掛上爸爸打來的電話以后,那張臉馬上就會沉下來。爸爸不常打電話回家,除了我們之外,媽媽也很少有其他人做伴,算來算去,大概也只有住在對街的鄰居米莉了。米莉經常來,偶爾帶給媽媽些許歡笑。

派蒂姨媽有時也會過來小住一陣子,通常都是在爸爸離家工作的時候。她曾經試圖說服媽媽搬到她和霍伯姨丈家的附近?墒菋寢寘s說:“派蒂,我知道你是想幫助我!

“如果你肯讓我幫忙的話,我倒是很樂意,”派蒂姨媽說,“可是你實在太固執了!

“你也好不到哪兒去!眿寢屵 是以她一貫愛開玩笑的口氣說,只是當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卻下垂得厲害。

“諾琳,你可以搬到我們那里——”

“夠了,派蒂,”媽媽說,“我們付不起搬家的費用!

“我幫你!

“我已經不再是個小女孩了,派蒂,你不能幫我做每一件事!

“不是每一件事,”派蒂姨媽說,“只幫你這件事就好了!

“我們可以自己想辦法,而且我們也必須這么做!

第一年冬天,我還 幫不上什么忙,因為白天我必須到學校上課,那一年小妹也正好開始上幼兒園,因此媽媽必須每天早上送她坐娃娃車。下午小妹和我一起回家——我想那大概是我能幫上忙的地方。米莉有時也會過來幫忙照顧寶寶,雖然如此,日子還 是很難熬,而且從那以后,爸爸就再也沒有打電話回家了。

為了專心畫畫,媽媽不得不把寶寶托付給米莉,雖然寶寶和米莉都不介意,米莉也住得很近,可是只要寶寶一不在家,媽媽就會非常想她。幾個星期后,學校放假了,于是,我便可以留在家里照顧寶寶,媽媽說當我們都在家里的時候,她的工作效率才會比較好。

等到我和小妹又要回學校上整天課的時候,寶寶已經會走路了,她會伸手抓鍋,拉開抽屜,翻箱倒柜,但是如果有人陪她玩兒,她就不會如此焦躁不安。在學年結束的時候,我們的生活終于有了改善,至少和先前相比,實在好多了。

學校剛放假的那個星期,鎮上來了一個流動的游樂園,那一天,我們全都擠進米莉的車子里,準備到鎮上嘗玩兒。寶寶和媽媽坐在前排,她并不知道我們要上哪兒去,不過卻一直高興地拍打著媽媽的肩膀,“啵啵!钡亟腥轮。我和小妹也覺得有些飄飄然,因為我們已經許久不曾像這樣一起出門玩耍了。不過最興奮的人還 是米莉。

“去年這個游樂園停在包尼鎮的時候,我曾經去玩兒過,他們就設在購物中心的停車場上,你們也知道那個地方有多大吧?”

“那一定很好玩兒!眿寢屨f。

“有很多東西可以坐嗎?”小妹迫不及待地問。

“他們有最好的游樂設施,”米莉說,“有那種可以讓你和薇拉坐的快速游樂設施,也有適合寶寶坐的小馬兒和小汽車!

“我甚至還 聽說那里有專門為我和米莉這種大人準備的超級摩天輪呢!”媽媽在一旁幫腔!澳闶钦f,”我不曉得媽媽是故意在逗我們,“我們也可以去坐超級摩天輪嗎?”

“噢,薇拉,”媽媽輕聲抱怨,“看樣子,我們永遠也甩不掉這兩個小丫頭了!边@個時候,我才知道媽媽是在逗我們,于是我向前傾著身子,攀著椅背,打算去捏她的手臂,借機報復。然而,她早已算準了我會來這一招,所以就緊緊地抓住我的手指,不管我怎么苦苦哀求,她就是不肯松手,直到我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她才放過我。一路上,我們都像這樣不停地打鬧。

“那座雙層摩天輪很高很高,只要一伸手就能夠碰到天空了!泵桌蛘f。

“真的嗎?”小妹似乎對每一件事都深信不移。

“就像這樣,”米莉說著便搖下車窗,把手伸了出去,“我們碰到天空啦!”

“天——”寶寶也興奮地叫著,她的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彩,高高地舉起手抵住車頂。媽媽哈哈大笑起來,任憑我們搔弄著寶寶的胳肢窩。

我們這個鎮實在太小了,小到連一個像樣的停車場都沒有,因此這個活動的游樂園只好設在沃克家休耕的農地上,距離鎮上其實也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當我們抵達那里的時候,雖然時間還 算早,可是正如米莉所預料的,路旁已經停滿車子,而且綿延了大約一公里。我們停好車,慢慢地走向游樂園,雖然我從未走過這么遠的路,但只要一想到這條路會通往游樂園,就算再遠也不會抱怨。

其實走路的確是個不錯的決定,因為一路上可以看見許多有趣的東西。在這片一望無際的土地上,搭了許許多多的帳篷,他們換洗的衣服垂吊在外面,隨風搖曳,看起來就像是在自家的后院里曬衣服一樣,幾個小孩和他們養的小狗在田地上跑來跑去,追逐玩耍。

更遠的地方,有幾個攤位設在游樂園的邊緣,它們有些是附近居民擺的攤子,賣一些自制的產品,有些則是跟隨著這座游樂園東奔西跑的活動攤販。米莉買了一個瓶子,可以將鏡片裝進里面清洗,如此一來,鏡片就不會出現斑點,也不容易弄臟。媽媽買了兩個香香的枕頭,她說這里面裝了薰衣草,好的薰衣草是深藍色的,不是紫色的。由于我和小妹急著要去游樂園玩兒,所以米莉和媽媽只好放棄繼續逛攤兒了。

我們一路蹦蹦跳跳,欣喜若狂。這里的游樂設施令人眼花繚亂,即使排起長龍,我們也愿意,靜靜地耐心等待。此外,這里還 有許多小帳篷,吸引著每個人進里面一探究竟。除了其中兩個是脫衣舞女郎表演的帳篷外,我們決定每一個帳篷都要去瞧一瞧。

我們樂不可支地四處游玩,把自己搞得又熱又臟,盡管風勢不弱,依然燥熱難耐。這里沒有地方可以躲避灼熱的陽光,除非鉆進那些小帳篷里,所以,雖然我們已經看過那只五腳怪貓的標本了,但是為了躲避太陽,還 是不得不再鉆進那個帳篷里。這只怪貓被裝進一個填充化學藥劑的玻璃棺里,所謂的第五只腳,不過就是其中的一只腳上有個突起的小肉瘤而已。

此外,我們還 看了兩次劍龍的標本。其實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因為帳篷里只擺了一張劍龍的圖片和一塊聲稱是劍龍的骨頭。還 有那把射殺林肯的槍也是假的,只不過是同一款式的手槍而已。不過,帳篷里也是又熱又擠,而且不能久待,因為隨時都會有人趕你出去,然后,你就必須回到可怕的太陽下。

我們每人都買了一頂遮陽草帽,可是必須一直用手拉緊帽帶,以免被風吹走,這么一來,顧得了頭頂上的帽子,就顧不了那些從草地上跳到腳踝的跳蚤了。這里的草叢幾乎都已經被游客的腳踏平,因此那些原本藏身于草叢中的跳蚤,只好紛紛跳出,另覓新的棲身之所。

不到半天,寶寶已經把媽媽為她準備的果汁和開水全喝光了,媽媽不肯讓她喝汽水,“那會讓她的肚子脹氣,”媽媽說,“她會一直不停地打嗝!

當我們正準備走回停車的地方,開車回鎮上去買一些果汁或礦泉水的時候,正好經過一個賣烤香腸的小攤兒,這個攤主愿意把他那瓶水分我們一些!斑@并不是什么涼 水,”他略帶歉意地說,“我打算待會兒用它來澆熄炭火!

“謝謝你!眿寢屜蛩肋^謝,然后在寶寶的奶瓶里裝滿水。

我們都非常高興,如此一來就不會耽擱在游樂園里玩耍的時間了,若是想到還 要頂著太陽再走上那么一段路,我想大家的興致也會被當空的烈日烤光了。那瓶水伴隨著寶寶度過整個下午。

在我們看過每一個帳篷,玩兒過每一種游樂設施以后,所有的人都又熱又黏,而且累得不想再動了。盡管如此,我們還 是覺得非常盡興,只有寶寶例外,因為她開始變得有些怪怪的!拔蚁胨蟾攀且驗檎陂L牙,所以才會不太舒服,”媽媽對米莉說,“她好像有點兒發燒!碑斘覀兇虻阑馗,走回停車的地方時,一陣陣的塵沙,不斷從我們的腳底騰空旋起,每個人都興致勃勃地看著手中的大袋子,逐一清點今天豐碩的成果,不知不覺就走到停車的地點了,感覺上這段路似乎比早上來的時候要短一些。

媽媽要我和小妹先洗澡再上床睡覺,當我們在洗澡的時候,媽媽也順便為寶寶洗了個冷水澡,還 在她的澡盆里加了些酒精。我原本以為自己會興奮得整晚睡不著覺,因為今天實在太值得回味了,可是沒想到當我的腦袋一沾到枕頭時,馬上就昏昏入睡了。

媽媽整晚都因為寶寶而無法入睡。半夜里,我不斷地被寶寶的哭聲和媽媽低聲哄她的哼唱聲吵醒。有一回,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媽媽抱著寶寶在隔壁的房間里來回地走著,寶寶靠在她的肩膀上,顯得有些煩躁不安。但是我實在太累了,不一會兒又沉沉睡去,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因為我的確做了個夢。我夢見寶寶在游樂園里走失了,媽媽心急如焚地四處尋找,可是卻怎么也找不著,而其他人甚至沒有察覺到寶寶已經走丟。直到游樂園就快關門時,媽、我和小妹才發現寶寶正站在一頂帳篷的前面。奇怪的是,我們并沒有人迎向她跑去,只是靜靜地看著,這實在很詭異,即使是出現在夢里,仍然令人不解。她獨自一人站在帳篷前,小洋裝上的圍兜兜被翻轉到背后,肩膀上的泡泡袖幾乎被燙平,而原本拳曲的頭發也被梳理得平平整整,服帖在頭頂與頸項上。帳篷的簾幕緩緩升起,接著,帳篷居然在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那條緩緩升起的簾幕。寶寶舉起她纖細的雙腳,一步步地踏了進去,頭也不回。

我猝然驚醒,一身冷汗,心跳加快。然而,媽媽還 在隔壁的房間里,寶寶也安然地趴在她的肩膀上,于是,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倒回自己的枕頭上,不再理會是夢是真,想象著一切都將平安無事,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凌晨,天還 未亮,媽媽就把我搖醒了,她要我趕緊去米莉家,告訴她寶寶需要馬上去看醫生。寶寶一整夜都很不舒服,她趴在媽媽的身上,臉頰緊貼在媽媽的脖子上,呼吸急促虛弱,就像小狗在喘氣散熱一樣。

我穿上牛仔褲,連睡衣都沒來得及換,拔腿就跑。媽媽一臉驚慌,那種驚慌的神情令我不寒而栗,我想起了在此之前,自己在一片黝黯里從夢中乍醒又酣然入睡的一切,F在我確定自己完全清醒,而且心中油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頃刻間,我確信一件事,如果自己當時醒來以后不再入睡,也許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了。當我離開家時,天空仍然陰暗未明——只有一道纖細的紅光劃破遠邊的天際,揭示著黎明即將到來——而我,急速狂奔。

【上一篇】:第十七章 米莉來了【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五章 深思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