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十八章 寶寶上天堂

第十八章 寶寶上天堂

米莉打電話給醫生,和他約在醫院里見面。醫生問媽媽寶寶吃了些什么東西。

“我想,可能是因為水的關系!眿寢屨f,“米莉,我和孩子們都喝可樂,只有寶寶喝水!

“你們其他人的感覺如何?”他想進一步地了解,“有沒有人發燒或覺得胃不舒服?”

我們全都搖搖頭,他一一打量著我們。

我不知道小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不說話的,不曉得是在看醫生之前,還是之后。我想,或許是因為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對她所說的話,大概都只需要她以點頭或搖頭來響應就行了,再有就是因為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大家都忽略她的緣故。媽媽忙著為寶寶挑選小棺木,派蒂姨媽在第二天稍晚的時候趕到,她一來就忙著打電話和接待訪客,家里頓時變得人聲嘈雜,川流不息,鄰居們進進出出地在冰箱里塞進一鍋鍋的燉肉,在廚房的保鮮盒里放進許多蛋糕餅干,多得令我們應接不暇。

屋子里隨時都擠滿了人,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們全都在極度悲傷和疲憊不堪中度過。我們失去寶寶,卻沒有時間懷念她。當媽媽領我們到她睡覺的小床上去看她時,寶寶看起來就像是個可愛的洋娃娃——就是那種胸前會掛著“請勿觸摸”牌子的娃娃——那是我們最后一次見到寶寶。當時,我只清楚地注意到一件事,在她的小床上釘上了一個小銅牌,上面刻印著她的名字“喬·艾琳·迪恩”,只不過,這個記憶到現在已經顯得有些模糊失真了。

寶寶似乎才剛死,喪禮也就跟著結束,寶寶長眠于地下,鄰居們開始恢復他們正常的生活,派蒂姨媽也回家去了,而我們,太陽還沒下山便早早上床睡覺。

第二天清晨,我在天未亮時醒來,看見媽媽孤零零地坐在搖椅上。她呆呆地遠眺山脊,看著棗紅色的云層里透出一道道如薰衣草般的深藍色光芒,“很漂亮,對不對,薇拉?就像天堂的大門打開來了!

媽媽所言不假,那的確是一個值得收藏的畫面,就像那天我站在米莉家的門口,拼命捶打著她家大門時,所見到的景象一模一樣。奇怪的是,我覺得自從寶寶在那個時候過世以后,這幅特別的畫面就幾乎不曾被毀壞過,我這么對媽媽說,真的。

“也許是移情作用的影響吧,”她說,“寶寶讓每一個清晨的日出,在我們的眼中都變得格外特別!

“媽,你有沒有注意到小妹變得特別安靜?”這是我最近難得可以和媽媽單獨談話的機會。

“都會過去的,薇拉!

“我不知道,”我說,“我曾經試著想要讓她開口講話,可是她卻一個字也不肯說!

“薇拉,那是小妹表達失落感的方法,我和醫生提過,他說很快就會復原的!

一個多星期后的某個早晨,我又在天未亮時醒來,這一次,當我又看見媽媽孤零零地坐在搖椅上,目不轉睛地凝視窗外時,已經不再那么驚訝了。

“媽,你看得見她嗎?”我之所以會這么問,是因為我看得見寶寶。我常常在半夢半醒之間,清楚地看見媽媽抱著寶寶坐在搖椅上的情景。有一陣子,在白天清醒的時候,我會發現自己怎么也想不起寶寶的面孔,這令我感到十分恐懼。然而,現在我終于明白在有些時候,人們只有在完全清醒以前,才能夠清楚地看見事情的全貌。

媽媽目不轉睛地看著日出,“我看得見,薇拉,我真的看得見!

我也將視線轉向窗外,光芒一道道地穿透云層散射下來,就像一把攤開的扇子。這些扇狀的小云朵——大多是粉紅色的,因為在它們的上面隱匿著一個如玫瑰般嬌艷的太陽——看起來就像水彩畫中逐漸暈染開來的顏料。才不過幾分鐘,這一道道的光芒就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大片光暈,天邊的小云朵先是慢慢地凝結成大云塊,然后再逐漸消融淡去。我知道那只不過是云朵罷了,但是我的喉嚨卻好像被什么東西哽噎住似的,讓我難受得不得不斜倚在媽媽的身上。

不久后,媽媽重拾畫筆,而寶寶上天堂的畫面也儼然占據了媽媽所有的繪畫生命。第一張圖畫畫得非?於伊什,仿佛是一個已經在媽媽心中積郁已久的意念,被猛然釋放出來。圖畫中,有兩位天使伸開雙臂,迎接著寶寶進入天堂。

媽媽又接著畫第二張,這一次,她小心翼翼地布局構圖,圖中的云彩一朵朵地散開,如此一來,寶寶才能夠進入天堂,天使們的容貌惟妙惟肖,而寶寶看起來也滿懷希望,準備迎接另一種全新美好的生活。天堂極美,有如教堂詩歌中所描述的,充滿了璀璨的亮光。我們將這幅畫掛在媽媽床頭的墻壁上,老實說,只要一看見這幅畫,我們就會心碎一次,可是寶寶就在畫里面,我們總不能將它束之高閣吧?

媽媽隨即又畫了第三張,在這張畫里,寶寶正在和天使嬉戲。然后,媽媽又畫了一張寶寶跟在天使身后的圖畫,看起來就像小妹成天跟著我到處轉一樣,只不過,寶寶的肩頭上長出了兩個小小的翅膀。媽媽從早畫到晚,畫的全是寶寶。

媽媽越是畫個不停,就越少做其他的事,她沒有擦桌子,沒有拖地,也沒有將散落一地的書本撿起來,這些事都不重要,她說,而我們也都這么認為。

有時候,媽媽會不停地畫到深夜,唯有在筋疲力盡、真的無法再繼續畫下去的時候,才會倒臥在床上休息一下。只要媽媽一起來畫畫兒,我和小妹就會在一旁仔細端看。我們的生活作息完全被打亂,不過這一點兒都沒有關系,反正現在是暑假,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事要做。

“媽,你為什么一直畫寶寶和天使?”一天晚上,當我和媽媽獨處時我問她。小妹已經趴在地毯上,伴著她的洋娃娃沉沉睡去,媽媽正準備把她抱回床上去!澳銥槭裁床话盐覀冇洃浿械膶殞毊嬒聛?”

媽媽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事實上,她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一度還以為她沒有聽見我在和她說話。她埋頭畫個不停,直到最后才對我說:“也許是因為寶寶和我們在一起的生活我已經非常清楚了,所以我要畫一些我不知道的部分,我必須不斷地畫,才能慢慢了解!

“了解什么?”

“我想,我們可以不必再為寶寶感到害怕,也不必害怕和她相遇!

“害怕?”

“我猜,那大概就是小妹不肯說話的原因!眿寢尩吐曊f。

“這些畫可以讓她開口說話嗎?”

“也許吧!

我思忖片刻,“為什么圖畫可以讓她不再感到害怕?”

“人們總是對那些他們不了解的事感到恐懼!眿寢屨f。

“比如是什么?”

“日食!眿寢屚A艘幌虏呕卮,“人們過去總以為日食是上帝的審判降臨,現在我們不但不再害怕日食,還可以預測出它下一次出現的時間!

“還有嗎?”

“嗯,大烏賊。早期的水手們都認為它們是大海怪,當然,它們的確是,不過,那些大烏賊并不是惡魔,也不再具有神秘色彩,現在的水手們也不怕它們了!

我靜靜地看著媽媽握著彩筆,在寶寶的肩頭上小心謹慎地描繪出一片片的白色翎羽。

“不管她在哪里,你覺得寶寶會想念我們嗎?”

“她仍然愛著我們!眿寢屨f,“可是她不會想念我們,因為只要她愿意,隨時都可以找到我們。

“你怎么那么肯定?”

“不,薇拉,我并不像你說的那么肯定,因為我對天堂的認識還沒有像日食與大烏賊那么有把握,但是有一天,我們一定會有更多了解,而且我也相信,在我們明白以前,寶寶已經先通曉一切了!

我安靜地坐了好一陣子,看著媽媽一筆一畫地完成寶寶的翅膀,心情好多了。是不是和媽媽剛才所說的那些話有關?沒多久,我的眼皮就開始漸漸下垂。

媽媽清洗完畫筆,將它放在一旁!皝戆,”她溫柔的聲音仿佛意味著明天早晨醒來以后,一切都將充滿新的希望!拔覀兌祭哿,應該上床睡覺了!

“我很高興看見你畫了那么多寶寶的圖畫!蔽覀冏哌M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摸索著挨近臥床,在小妹的身邊躺下來!拔矣X得它們是你畫過的最棒的畫!

“為什么?”媽媽問。

“因為它們會提醒我們!蔽铱梢愿杏X到自己已經快要睡著了。

“提醒我們想念寶寶嗎?”她說。

“提醒我們,她永遠和我們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又做夢了。

我驟然驚醒,不停地喘氣,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可怕的錯事,我又在不經意間失去了寶寶。媽媽和小妹躺在我身邊,睡得很沉,媽媽甚至連床頭燈都忘了關,所以房間里并不是漆黑一片。床頭的墻上掛著媽媽的畫,我翻過身,凝望著那幅畫,恣意地讓自己沉浸在天使伸開雙臂迎接寶寶的畫面中,讓它漸漸地沖淡自己剛才夢中所看見的畫面——寶寶獨自走進黝黯的帳篷中。

【上一篇】:第十九章 派蒂姨媽駕到【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七章 米莉來了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