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二十章 霍伯姨丈

第二十章 霍伯姨丈

中午時分,屋頂實在熱得讓人有些難以忍受,盡管如此,小妹還是沒有抱怨,而我也沒有進屋里的打算。我心里還在猶豫,是否應該叫小妹到第二根煙囪的陰影下躲避太陽,雖然那里的位置比較高,坡度也比較陡峭。當霍伯姨丈從屋頂的窗口探出頭來時,我還在盤算這件事。

“嘿,”他說,“你們要不要喝杯水,順便來個奶酪三明治?”

“也好!蔽一卮。我絕對不會主動開口要這些東西,因為我心里明白,我們惹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不被抓去關禁閉,就已經謝天謝地,怎么敢再開口要食物和水。

“你不介意我出來陪陪你們吧!被舨陶晌⑽⑶皟A著身子,遞了一罐涼水給我。我注意到他打了領帶,不僅如此,還穿了星期天上教堂時才穿的白襯衫,平常他大多只穿條紋襯衫,因為那不需要配領帶。

“小妹,”他說,“你可不可以幫我拿一下這把陽傘?”

她照辦。

“拿穩,”霍伯姨丈說,“不要滑掉了!

他放了一只野餐籃在屋頂上,然后從窗口爬出來。

霍伯姨丈沒有站起來,只是蹲靠在窗戶旁邊的一小塊陰影處。這會兒,我又發現他連那件上教堂才穿的藍色西裝褲和那雙最好的皮鞋都穿上了。

“霍伯姨丈,你為什么這么打扮?”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班,參加特殊場合的活動時總得好好兒地打扮一下嘛!

他的背上原本還馱著吉他,可是因為吉他弦不能接受強烈的日照,所以便卸下吉他,放回屋里,靠在窗戶旁邊。接著,他脫掉腳上那雙黑皮鞋,扒掉黑襪子,露出兩只白皙的腳丫子,他的腳指甲修剪得非常整齊,就連派蒂姨媽也沒的挑剔。然后,他開始一步步地向我們靠近,坐在我們身邊,嘴里不停地叫嚷著:“啊,啊,好燙!

小妹和我挪了挪身子,騰出一點兒空間給他,正好讓他坐在我們剛才坐的地方,那里不那么燙!昂孟褡谝粔K已經被電熨斗燙了很久的桌布上,”他說,“你們怎么受得了?”

小妹聳聳肩!拔蚁,我們已經習慣了,”我說,“感覺上已經沒有那么燙了!

霍伯姨丈從小妹的手上接過陽傘,放在他的身后,以免它滑下屋頂。他從野餐籃里取出兩個杯子,斟滿涼水遞給我和小妹。當我們咕嚕嚕地灌水時,他又從籃子里拿出兩個包著塑料紙的三明治,他一言不發,令我不得不懷疑他在耍什么把戲,如果霍伯姨丈想把我們弄進屋里去的話,勢必先要喂飽我們,并且消除我們的戒心。不過,他似乎不像我想的那樣,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們吃吃喝喝,打起那把陽傘為我們遮陽。

“這里實在太熱了,”他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想過要做日光浴,可是,如果真要做日光浴的話,這里倒是個不錯的地點!

“我想是吧,”我說,“從早上到現在,我的左腳已經多冒出三顆斑點了!毙∶靡搽S即抬起她的左腳比較一番。

接著,我把小妹在屋頂上所做的復雜算數以及這附近一共有多少綠色屋頂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地向霍伯姨丈報告,而他也伸手指著商業區,告訴我們藥房、銀行和戲院的位置,不僅如此,只要你隨便指出一間房子的屋頂,霍伯姨丈就可以說出那家商店的名字。他說以前學校放暑假的時候,他曾經兼差當過修理屋頂的工人,所以才會對這些屋頂如數家珍。

“你現在已經老得沒法再做修理屋頂的工人了嗎?”小時候,我總覺得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大概是因為他鼻梁上戴的那副眼鏡吧,但是現在我明白并不是所有成年人的年紀都很大,只是因為他們長得比較高大而已。

“歐,不!笨匆娝荒橌@訝的表情,不禁令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我的意思是,”我趕緊解釋,“你為什么要辭掉那份工作?”

“你派蒂姨媽不喜歡我成天在屋頂上工作,她會擔心,所以我便改行幫人油漆房子!

“我不記得你曾經當過油漆工人!蔽艺f。

“嗯,那份工作我也不做了,因為你派蒂姨媽怕我會從梯子上摔下來!

“派蒂姨媽可真愛擔心!边@讓我想起她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到屋外探頭探腦了,我還挺想念她的。

開玩笑的啦,尤其是“想念她”的那一部分,這種玩笑派蒂姨媽絕對聽不懂,因為在派蒂姨媽的這間屋子里,根本沒有任何玩笑存在,就連霍伯姨丈似乎也沒有說過什么笑話。因此,我只是淡淡地問了一句:“她現在人在哪里?”

霍伯姨丈要我們別太擔心派蒂姨媽,“她已經不哭了!彼f。

“派蒂姨媽哭了?”

“只哭了一下,”霍伯姨丈說,“然后她就吃了兩片阿司匹林,在額頭上蓋了一條冰毛巾躺在床上,現在已經睡著了!

霍伯姨丈的話并沒有讓我覺得好過一些,“我想,她大概是怕我們從屋頂上跌下來吧!

“剛開始的時候,她真的很害怕,”霍伯姨丈說,“但是后來發現你們一直沒有跌下來,而且也不會跌下來的時候,她就不再那么擔心了!

“那她為什么要哭?”

“呃,薇拉,她大概是覺得很傷心吧!”霍伯姨丈似乎因為我未曾想過這個問題,而感到十分詫異。事實上我的確沒想過。他沉沉地嘆了一口氣:“她害怕你媽媽會知道這件事,然后責怪她沒有把你們照顧好!

“我們不會讓媽媽知道的!

“除非你們沒有從屋頂上跌下去!彼瘟嘶侮杺,把它穩穩地固定在我們的頭頂上方,“還有,如果你們中暑的話,這件事還是一樣會被你媽媽知道!

霍伯姨丈就這樣為我們撐了約摸一個小時的傘,我想除非太陽被云層遮住,而且刮起 涼 風,否則他一定不會罷手。在屋頂上的確可以感覺到一陣陣微風拂掠而過,只是霍伯姨丈說,天氣還是太熱,風也不夠大,所以還是得繼續打著陽傘!叭绻阍敢獾脑,我們進屋里去吧!”他說。

“不要!蔽艺f,小妹也連忙搖頭,她也不想進去。沒辦法,霍伯姨丈只好將傘遞給我,讓我自己撐著,然后他轉過身子,小心翼翼地爬回屋頂的窗口,取出他的吉他,輕輕地撥弄著。

他彈奏一首我似曾相識的曲調,一首耳熟的兒歌,我希望他不要唱太久才好。然而,霍伯姨丈沒有唱出歌詞,只是利用那個曲調搭上一些數學問題,當然,小妹馬上就掰著手指,跟著姨丈一起數數兒。這比原來的那首兒歌要有趣多了,但沒過多久,大家也就玩兒膩了。因此,霍伯姨丈便不再哼唱,只是彈奏一些曲子,我不知道他在彈些什么,不過聽起來倒是挺悅耳的。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最后的導火線【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九章 派蒂姨媽駕到
股票行情0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