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兒童小說 > 屋頂上的小孩 >

第二十四章 派蒂姨媽的領悟

第二十四章 派蒂姨媽的領悟

當我們再度聽見派蒂姨媽的聲音時,沒有人知道它是從哪一個方向傳來的。

“霍伯!”她又開始呼喚姨丈。

我們全都轉過身去,看見她正扒著屋頂的窗子向外窺探。沒錯,就是窺探,因為她必須踮起腳尖才能夠勉強從窗臺探出頭來,看起來就像小動物從洞穴里向外窺探一樣。

“霍伯,你到底要不要進來?”

她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不太像是我們平常所熟悉的派蒂姨媽,不算溫柔,也許該說是恐慌。

“胖餃子,我想至少應該等到孩子們準備好了以后,再和她們一起進去!被舨陶烧f。

“是她們的媽媽打來的!边@會兒派蒂姨媽的聲音真的開始顫抖了,“諾琳說,她要過來看看孩子們!

霍伯姨丈表現出一副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模樣,“你怎么跟她說?”

“我快看不見你了,”說著,派蒂姨媽就不見了,“你覺得這張破椅子可以撐得住我嗎?”她已經開始準備爬出來了。

“別冒險!被舨陶少康卣玖似饋,在燙腳的屋瓦上跳腳。熱氣騰騰地往上升,看起來宛如池塘里所泛起的漣漪。

小妹和我就站在霍伯姨丈的身后,不是我們沒有人愿意幫派蒂姨媽的忙,而是因為屋瓦實在太燙了,逼得我們只能站在原地,左右腳來回交替地站立,靜觀其變。當派蒂姨媽臉紅氣喘地從椅子上蹬起,搖搖晃晃地攀附著窗臺努力保持平衡的時候,連霍伯姨丈都嚇呆了,他呆呆地注視著派蒂姨媽的一舉一動,絲毫不敢松懈,而我和小妹也像是在合力抵擋狂風一般的緊緊依偎在一起。

即使派蒂姨媽知道這件事不容易,但是打從她開始攀爬以后,就沒有停下來過!昂,胖餃子,這可不像你坐在前廊上那么容易,你可得想清楚!”霍伯姨丈焦急地說。不過,派蒂姨媽完全不予理會,只顧著找她的著力點!拔也徽J為你受得了這個高度,反正我不會有事,你不必太擔心!

“我非上來不可,霍伯,因為你一天到晚給我出意外!迸傻僖虌屢恢睕]有辦法順利攀上窗臺,雖然覺得有些困難,可是她一點兒都不死心。

“我?我什么時候出過意外啦?”霍伯姨丈想弄清楚!澳闶菦]有,”派蒂姨媽說,“那是因為我把你看得很緊,要是沒有我,真不知道你要怎么活下去。

“我也不知道,胖餃子!被舨陶蛇呎f邊露出了笑容。當派蒂姨媽趴在窗臺上搖搖擺擺時,霍伯姨丈上前一步,伸出手打算拉她一把,但是卻被姨媽狠狠地甩開。

“我辦得到!彼f。

“我希望你考慮清楚!被舨陶烧f。

“除了前進,我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派蒂姨媽咬緊牙根,拼命地抓著閣樓梁柱的邊緣,“我沒有后路可退!

然而,就在她快要爬出來的時候,屁股卻整個卡在窗戶上,動彈不得,她開始大叫起來。于是,我們不約而同地跨步向前,使盡吃奶的力氣拉她,就像在拉酒瓶上的軟木塞一樣!芭尽蔽覀兘K于把她拉出窗戶,可是她的衣服也被扯破了。我原本以為她會馬上回過頭去,氣呼呼地檢查自己的衣服,但她并沒有這么做,只是輕輕地拍一拍被扯破的衣角說:“嗯,沒什么大不了的!

派蒂姨媽試著站穩雙腳,她太喜歡支使別人,所以即便爬到屋頂,還是習慣擺出這種姿態。突然間,她的一只腳不小心打滑,整個人失去重心,幸好霍伯姨丈一把拉住她,派蒂姨媽才能夠穩穩地坐下來!皻W,胖餃子,”趁著派蒂姨媽還沒發瘋以前,霍伯姨丈趕緊對她說,“你不能穿著皮涼鞋在這里走動!

“而且最好把兩只鞋子都脫掉,”我接過來說,“然后你就可以一路走到屋頂的邊緣,感覺上就像慢速滑雪一樣!蔽夜室庥檬肿龀鰮u搖擺擺的姿勢。

小妹連忙點頭附和。

“這很危險的,”派蒂姨媽說,“難道我沒有告訴過你們,這么做是非常危險的嗎?”

“這就是你上來的原因?”霍伯姨丈的語調顯得有些不耐煩,“我們不會永遠待在這里,就快回屋里去了,如果你只是想告訴我們這些,大可不必千辛萬苦地爬到這里來!

“不,才不是!迸傻僖虌屨f,“別發火,霍伯。我不想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下面,雖然這么做實在有點兒瘋狂,我還是想和你們三個人在一起!

“這不就得了!被舨陶砂盐覀內及差D在一處更高更接近屋頂窗口的地方。派蒂姨媽一邊坐下來,一邊嚷嚷著:“小心點兒!碑斘覀儼岩安突@、空水罐和吉他一起拿上來以后,那把遮陽傘卻沿著斜坡一路滾進了屋頂邊緣的排水溝里。

“我去拿!蔽易愿鎶^勇。

“不行!迸傻僖虌尠l出一聲尖叫,讓我不敢再輕舉妄動。

“別再鬼叫了,胖餃子!被舨陶蔁o所謂地說,“我們要表演給你看,不用搬出梯子就可以順利拿回那把傘的特技!

霍伯姨丈特地把他在海軍學到的那一套攫握法表演給我和小妹看。首先,你必須攤開手掌,以虎口扣住對方的手腕,再利用食指和中指的力量緊緊抓住,而對方也要如法炮制。這種動作看起來有點像是在握手,可是由于手指緊握住的部分是手腕,所以就像是兩只手纏在一起打了個結,非常牢靠。

“只要這么抓住對方,就很難松手!被舨陶山忉,“就算你的手上全是汗也一樣。如果你處在下方的位置也很有效,只要這么握著,就不會因為底部過重而掉下去!

他抓起我的手,照他所示范的方式牢牢地握在一起,“我們就像一條鏈子!彼f,“薇拉,如果你想去拿回那把遮陽傘的話,你現在已經很安全了!

“還夠不到!蔽覍λf。

就在這個時候,小妹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并且指著陽傘。在我們的身后,傳來了派蒂姨媽的抱怨聲。

“好啦,”霍伯姨丈說,“不過,小妹,你必須把身體壓低,然后和薇拉用我教你們的方法握住對方的手!

因此,我和小妹便將彼此的手指鉤在對方的手腕上,用力地扯了一下,試試看我們所打的結夠不夠牢靠;舨陶牲c了點頭,我們也慢慢地開始往下滑,正如霍伯姨丈所說的,就像一條鏈子。派蒂姨媽的哀嘆聲突然提高八度,而我的肚子又開始隱隱作痛。

在一整天當中,從小妹爬到屋頂和我坐在一起以后,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正在鼓勵小妹做一件極危險的事。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格外小心謹慎,仿佛覺得自己做了錯誤決定似的忐忑不安。我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腕,一點兒不敢松懈。

小妹顫抖的小手不斷地向前伸,慢慢地接近那把傘。這件事對她來說實在有些困難,現在的她,幾乎就要觸摸到屋頂的邊緣,只要脖子稍稍一伸,就可以看見屋檐下的一切。其實在這一天當中,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這么做了,可是直到現在,我才真正開始為她感到緊張與擔心,而派蒂姨媽的尖叫聲,似乎也在無形中助長這種緊張的氣氛。終于,小妹的手抓到陽傘了。她一步步往回爬,然后一頭栽進霍伯姨丈的雙腿間。

派蒂姨媽放聲大哭,哽咽得無法言語。

“別跟我說你會害怕喲,”霍伯姨丈對小妹說,他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因為我們可是把你抓得牢牢的!

小妹一把抱住姨丈,將自己的小臉貼在他的脖子上,而我也跟著大大地松了一口氣。一切順利,只有派蒂姨媽還在哽咽著。

“你們兩個表現得實在太出色了!彼澰S我們,“一整天下來,你們都將身體的重心壓得很低,不會隨便走動,也不會做不必要的移動。當然,你們也沒有笨到站起來跳舞,F在,你們甚至學會如何把自己結合成一條鏈子,所以,下一次當我要修理屋頂的時候,一定會記得找你們來幫忙!

“她們簡直就是兩只在山上出生、在山上長大的山羊!迸傻僖虌尳K于破涕為笑了。

小妹把頭從霍伯姨丈的臉頰邊微微移了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然后,我們一起慢慢地爬回派蒂姨媽的身旁!案嬖V我,”當我們全都坐回派蒂姨媽的身邊時,霍伯姨丈對她說,“諾琳跟你說了些什么?”我們把小妹穩穩地塞在最中間,剛才那一幕讓每個人都捏了一把冷汗,這會兒我們可得仔細看好她,免得她被屋頂上的大風吹走。

“她很想念她們!迸傻僖虌寣舨陶烧f。接著,她轉過頭來看著我們,“就是你們兩個丫頭啦,她很想念你們!

這句話讓我倍感興奮,小妹的臉上也驟然綻放出光芒!斑有呢?”霍伯姨丈問。

“她說,她想接她們回家!迸傻僖虌屨f,“那我就告訴她,‘好啊,只是不能現在來接她們?‘為什么不行?’諾琳問我!驗樗齻儾辉谶@里!一卮!齻冊谀睦?’她又問。我對她說,‘她們出去玩兒了。'”

“我覺得你這么說沒什么用處!被舨陶烧f。

“事實上,我跟諾琳說,她們跑到鄰居家玩兒,可能會在那里過夜。

“唉——”我嘆了口氣,把頭埋進雙膝之間,小妹則伸出手,輕輕拍著我的后腦勺。

“你總不能一直用這種借口來擋駕吧!”霍伯姨丈說。當我又仰起頭時,正好看見派蒂姨媽一臉憂愁的模樣。

“她也不會善罷甘休的!迸傻僖虌屨f。

大伙兒沉默了半晌,霍伯姨丈似乎已想不出什么話來安慰派蒂姨媽。于是我說,“我們可以下去,只要每人都不說,她絕對不會知道這件事!

小妹也連忙搖起頭來。

“行不通!被舨陶烧f,“在你們的媽媽面前,你們這兩個丫頭一定守不住秘密!

小妹又搖搖頭。

“她就要來接你們了!迸傻僖虌尩纳袂橛行┚o張,而小妹則緊緊抓著我的手,這是充滿希望的意思,我想!八_車過來!迸傻僖虌屨f。

“那好,”霍伯姨丈向后挪了挪身子,“正好來個大團圓!

“她今天一大早就出發,打電話的時候已經距離這里不遠了!迸傻僖虌屟a充說道。

“時間剛好!”霍伯姨丈說。

“剛好什么?”派蒂姨媽疑惑不解,她的聲音聽起來比方才更緊張了。

“剛好可以讓她集中精神,好好兒地生活!被舨陶苫卮,“她有兩個這么漂亮的女兒,當然要好好兒地和她們一起生活!

“那會是一場大災難!迸傻僖虌尮虉痰卣f!敖^對不會是一場災難!被舨陶蓴蒯斀罔F地說。

“她們會活得像是……像是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一樣,好像她們永遠不會再用到下一個盤子,所以干什么要洗呢?還有……”

“還有,就像我奶奶過世的那年暑假,我和爺爺過的那種生活。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這件事吧,胖餃子?”

“記得,你覺得自己被遺棄了,被你爸媽扔給那個糟老頭兒!迸傻僖虌屨f。

“不,”霍伯姨丈說,“我們相依為命,是真的,那是他教會我的事,也是我必須學習的一件事。除了爺爺以外,沒有人能夠教我這件事,因為其他人甚至無法分擔彼此的痛苦!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派蒂姨媽問。

“那一年,”霍伯姨丈自言自語地說,“在我相信那些什么鍛煉男子氣概的連篇鬼話以前,我適時地學會了坦然無懼地流淚,這救了我一命,真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蔽矣昧Φ匚罩∶玫氖,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想要進一步了解霍伯姨丈所要表達的意思。小妹扭了扭手指,好讓我放松一些。

“要不是有和爺爺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我也許永遠學不會流淚!被舨陶衫^續說道,“我也許永遠學不會流淚,這表示我永遠無法真正地了解那些發自內心深處的祈禱和歡笑,也不敢明明白白地告訴你們的派蒂姨媽,我有多么愛她!

“流淚真的那么重要嗎?”不曉得為什么,我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了解生命的短暫很重要,知道自己必須盡力而為,讓身邊每個人都感受到你對他們的愛,這很重要,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必須和他們說再見!

這會兒,是小妹緊緊地抓著我了。

“這些事都很重要!被舨陶烧f,“可以說是最重要的事!

小妹贊同地點點頭,并且伸出手來輕輕拍著霍伯姨丈的膝蓋,仿佛在安慰他。小妹有時候非?蓯,就連寶寶也不一定比得上她。

四下一片靜謐。一整天都令人覺得濕漉漉的空氣,也因為太陽翻過頭頂而變得舒爽起來。我們全都坐在一起,靜靜地看著云朵聚攏,一道銀白色的亮光,像是一條被熔化的白金,從天際飛掠而過。

“看來,天氣快要變壞了!被舨陶烧f。

“至少在半夜以前不會!蔽也粫缘米约簽槭裁磿,但這句話就這么脫口而出。

“農作物喜歡晚上的雨水!被舨陶烧f。派蒂姨媽淡淡地嘆了口氣,那聲音聽起來,讓人覺得她似乎也在渴望著甘雨降臨。有件事我必須告訴派蒂姨媽,可是我不確定她知道了以后會作何感想。

我沒敢直截了當地對她說,而是婉轉地探了探她的口氣!拔液苓z憾,你沒有辦法加入婦女會!薄皼]關系,”派蒂姨媽說,“我有崔夏做伴,她已經搬回鎮上了,而且芬格絲太太為人似乎也不錯!

“她很棒,她真的很棒!

派蒂姨媽伸了伸懶腰,“如果把她介紹給崔夏認識,一定很有意思,她們兩個都有一堆男孩。也許,我們可以自己組織一個婦女會,一個更友善、更具親和力的婦女會!

“這個主意聽起來不錯!被舨陶筛胶偷。派蒂姨媽只是淺淺一笑。

“芬格絲太太一定會喜歡你的!蔽艺f,“你和莉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派蒂姨媽一臉和悅地問:“真的嗎?”

我聳聳肩,“你們兩個都是直腸子!

“我一直在想,我應該會越來越喜歡那個女孩!迸傻僖虌屨f,“她并不像我原先所想象的那樣。

“你們都認為我錯了!迸傻僖虌寷]有針對特定的對象說話,“我知道?墒遣还苁菍κ清e,事情都過去了。有時候,這些事情就這么發生,一個人的能力有限,無法事事盡如人意!

“這倒是真的!被舨陶烧f。

“霍伯!”派蒂姨媽喊道。

“我的意思正是如此!彼f,“人的能力有限!比缓笏诌肿煨σ恍,“不過,你錯了,這可是千真萬確的!

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派蒂姨媽的表情有點兒苦澀,事實上,這種表情有時也會出現在我的臉上。接著,我以顫抖的聲音哼唱著:“我是一朵小雨花,又暗又濕,”我用力地吸一口氣,讓聲音更大些,“勒緊我,榨干我!

霍伯姨丈弓起身子瞅著我。

然而,派蒂姨媽還記得這首歌,“你媽媽還在唱這首歌?”

我點點頭。

“這是我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她自己瞎編出來的!

“諾琳編的?”霍伯姨丈順手撥彈起幾個音,然后也哼唱起來,我們每個人都跟著一起唱,當然,除了小妹以外,不過,她也隨著旋律點頭打拍子。

“歐,霍伯,我該怎么辦才好?”派蒂姨媽嘆了口氣,“她一定不會原諒我!

“她會的!蔽艺f。

派蒂姨媽和霍伯姨丈全都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我有些驚訝,沒想到派蒂姨媽竟然那么不了解媽媽!八龝,她甚至都不生爸爸的氣!

“嗯,那么,她一定會原諒我!迸傻僖虌屨f。

“派蒂!彼换舨陶蓢樧。

“我曉得,我曉得!迸傻僖虌尫住情緒,我知道她正試著要接納自己的錯誤,但那并不容易。

“那間房子的確應該好好兒地打掃一番!蔽译m然這么說,但卻又覺得不夠貼切,于是又馬上接著說,“我敢打賭,那些木柴一定已經干透了!

派蒂姨媽挨近我身邊,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接著她突然以手掩面,“我就是沒有辦法忍受那些發生在諾琳身上的事,她是一個那么討人喜歡的人!

我了解她的感受;舨陶梢矊⑹职丛谒募绨蛏,仿佛在告訴派蒂姨媽,他也了解。然而,這一點兒都不是派蒂姨媽的錯。我心中充滿著對她的同情,我緩緩地爬過去,坐在她的另一側。

“謝謝你幫我們換掉那些死金龜子!蔽屹N近她的耳邊小聲說,這句話或許也被小妹聽見了,但是非說不可,尤其是現在。

“我只有第一天是自己動手!迸傻僖虌屨f,“接下來的那幾天,都是靠霍伯幫忙!彼そ业纳磉呉Ф,“他幫我抓一些活的,然后再逐一為它們綁上細繩子!

我屈起雙腿用膝蓋抵著下巴,就像媽媽說的,因為清光了盤里的飯菜,所以覺得十分滿足。當然,媽媽說的不是食物,而是清光了所有的誤會,并且做了必要的道歉。感覺上,派蒂姨媽和我已經盡釋前嫌了。不過現在,讓我最滿足的,還是安靜地看著空中的那些浮云,朝著我們慢慢地旋轉、翻騰。

此刻,太陽已經完全落在我們身后了,眼看著就快要隱沒于山巔,但是它卻依然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亮麗輝煌的彩色絲帶在天際層層攤開,與即將駕臨的灰暗云朵相接,將它們暈染成珊瑚紅與湛藍交疊的色彩。

接著,耐不住片刻寂靜的派蒂姨媽又開口了,“我為自己說過的那些話道歉,那些都只是一時的氣話,我很愛你們,只是這個責任實在太大了……嗯,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我覺得壓力排山倒海而來,讓我無法喘息。我實在很佩服你們的媽媽,不曉得她怎么應付得了!

我不太確定這是一種道歉,“我們都是好孩子!

“沒錯,你們是好孩子!迸傻僖虌屢餐,“我并不是說你們不好,只是覺得自己不應該那么愛挑剔、愛嘮叨!

這句話就讓我很滿意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每個人的盤子應該都清光了吧。

“不過,有一件事的確快把我搞瘋了,我必須問個清楚!迸傻僖虌岊D了一會兒,側過頭看著我,“你為什么要爬到屋頂上?”

面對這個問題,我似乎找不到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好在現在所有的人都爬到屋頂上來了,從某方面來看,那種令我進退兩難的困境,似乎已經離我很遠了!拔摇抑皇窍肷蟻砜慈粘!蔽业吐暤卣f著,因為這好像不是一個切題的答案!拔蚁肟慈粘,想一個人在這里靜一靜!

“你只是想在這里靜一靜!迸傻僖虌屩刂氐匾噪p手拍打著自己的膝蓋,“你坐在屋頂上,把自己烤得像只火雞,讓所有的鄰居都以為我們一家人是瘋子,然后你給我的理由竟然只是你想待在這里看日出?”

“這樣比較親近寶寶!”小妹羞赧地說。

這片刻的寧靜真是令人震驚,連小妹也不免猶疑,她這些話是從哪兒蹦出來的。

派蒂姨媽接著說:“啊,你們聽見了嗎?小妹的聲音終于又出現了!

小妹顯得有些猶豫,也許她自己并不像我們那么興奮,因此當派蒂姨媽轉過身子,把小妹、我和霍伯姨丈全都一把抱進懷里的時候,小妹整個人都愣住了。

“小妹,你為什么不跟我們說話?”派蒂姨媽問。

小妹聳聳肩,一臉困惑地看著我們。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派蒂姨媽連忙解釋,“我很高興你又可以開口說話了,我沒有生氣,一點兒都沒有!

“聽你的聲音好像有一點兒生氣!蔽艺f。

“我才沒有呢!爆F在她的語氣顯得有些疲憊,“可是,我很想知道原因,真的很想!

她轉過頭去,把視線投向遠方,以非常小的聲音又問了一次:“小妹,你為什么不肯和我們說話?”

“我試了,”小妹說,“我真的試過了,但是聲音就是莫名其妙地不見了!

派蒂姨媽的眼眶變得濕潤了,里面充滿淚水,她的臉也微微泛紅,她努力地想要噙住眼角的淚水,不讓它們奪眶而出。她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說:“小妹,我們也都一直沉浸在悲傷之中。

我很自然地靠在派蒂姨媽的身上,如果媽媽在這里,我也會這么靠在她身上。派蒂姨媽哽咽在喉嚨的細微聲音,聽起來非常悅耳。如果能夠和她像這樣子一直坐在這里,感覺似乎也很不錯。我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拔也恢赖纫幌乱趺窗涯銖倪@里弄下去!蔽艺f。

“看樣子,我們可能得叫消防隊來幫忙了!迸傻僖虌尮匦α似饋,她眼角上的淚水也一并流了下來。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長久等待的結束【回目錄】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落單的派蒂姨媽
股票行情000721